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30 (ωoо1⒏υip)

30 (ωoо1⒏υip)

    要说徐秉然是不是见到夏听南第一眼就认出她,那还真不是。

    如果不是下车之后夏听南鬼鬼祟祟地跟在他后面回家,他出于职业习惯关注了一下,还真看不出来长发飘飘的女人就是夏听南。

    毕竟夏听南留了二十多年短发,就算见过她长发的照片,他也一下子没认出来。

    其他大队的大队长刚好路过他的办公室,看他在发呆,有点稀奇。

    一个同事喊道:“徐秉然,要开会了,还在这干嘛呢。”

    “知道了,你先过去,我马上去。”徐秉然深吸一口气,把抽屉里的笔记本拿出来翻了翻,就站起来往会议室走。

    他一身蓝色的短袖执勤服,藏青色长裤配上黑色皮鞋,走路的步伐又大又稳,走到会议室门口刚好遇见了走过来的李副局长。

    “李局。”他稍弯腰,朝对方点头示意。

    副局长笑着拍了拍他的背,满脸都是欣赏,“秉然啊,最近身体怎么样?”

    徐秉然说还可以,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正当中有一个长方形的棕色大会议桌,李局坐在靠里侧的中央位置,背后立着一面党旗一面国旗,他的旁边是支队长和政委,而各个大队的大队长分别坐在两边,徐秉然就坐在这群人里面。

    这次会议的主要是局领导和支队领导就各个业务大队下一步的工作方向作出指示,身后的椅子上还有一个办公室主任捧着本子准备做会议记录。

    徐秉然的手机震了震,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他的母亲,问他今晚有没有空和她一起吃个饭,他想了想,回了一句“再看”。

    自从徐爸去世之后,徐妈经常联系徐秉然,毕竟是从小照顾自己的母亲,徐秉然硬不下心,偶尔和她去外面吃一顿饭说说话,但心里对过去的事情依旧耿耿于怀,尤其是在知道她如今又生了一个儿子之后,他的心情更是复杂。

    李局开始讲话了,徐秉然打开桌上的笔记本,凝了凝神开始专注于会议。

    市局治安支队除去办公室,一共有七个业务大队,分管不同的业务,而徐秉然所在的大队是治安支队一大队,负责黄赌打击,平常不仅要和下面的派出所对接,做各种的报表和数据,有时候督办件多起来,还要便衣出行暗访。

    总体来说就是忙的时候特别忙,闲的时候……也没闲到哪里去,加班早就是家常便饭。

    杯子里的茶水见底后又被倒满,会议将近两个小时才开完,等徐秉然回到办公室已经接近饭点。

    薛凯看他回来了,压低声音问他去不去吃饭。

    徐秉然:“再等一会,李局还没走,谷亮呢?”

    “他早就偷偷跑下去吃了,早知道我也——”薛凯叹了口气慢慢说道,但话还没说完就被徐秉然冷眼警告,他立刻严肃地举起手,“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我爱工作,我要为公安事业奋斗到最后一秒!”

    徐秉然:……

    挺有觉悟的。

    等到他们下楼去食堂,发现大家都挺迟,这个时间点的队伍竟然排到了门口,薛凯的肚子早就叫了,幸亏打菜阿姨的手速很快,没费多长时间就排到他们。

    薛凯打完菜,临到要付钱的时候发现自己没带卡。

    徐秉然懒得和他墨迹,直接用自己的卡帮他刷了,一共四盘菜,一碗汤,还送了杯酸奶,总计花了十二块大洋,不得不说食堂的价格的确便宜。

    徐秉然:“下次请我吃夜宵。”

    薛凯:“……你这是高利贷,明天我就去信访局举报!”

    他们找了空位置坐下来,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其他支队的同事过来坐在他们旁边。

    “今天李局是不是去你们那儿开会了?讲了什么?”

    薛凯:“我不知道,我又没进去,你问咱们徐大大。”

    徐秉然嘴里正吃着东西,等吞下去了才回答那人说:“没说什么,就是说最近治安不太好,让我们大队最近要加强管控,多去下面的行业场所看看。”

    “那你这几个月可有的忙了。”

    徐秉然应了一声,喝了一口汤,看起来不像是烦恼的样子。

    对方啧啧道:“年轻有为,真是年轻有为。”

    这么年轻就走到徐秉然这个位置的不是没有,但都没有徐秉然这样沉稳,还有一点,帅气,毕竟局里但凡有一定职位且年轻的,发量都不是很可观,而徐秉然显然没有脱发的烦恼,一头黑发配上这张脸,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

    薛凯笑嘻嘻道:“徐秉然是年轻有为啊,但也没用!还不是单身狗一个!”

    “还是单身啊?说真的,我有一个同事的女儿,刚从警校毕业,现在在南门派出所实习,要不要周末叫出来,介绍介绍?”那人朝徐秉然挤眉弄眼。

    徐秉然想也没想地拒绝了。

    “为什么啊?”一桌子人都很费解,不知道为什么徐秉然就是不找女朋友。

    徐秉然:“好好工作,为人民服务。”

    “……”他们竟找不到吐槽的地方。

    薛凯试探地问:“你该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还是受过情伤,不相信爱了?”

    应该不会啊,他也没见过徐秉然身边出现什么亲密的女性啊,薛凯有点疑惑。

    徐秉然抬眼,幽幽道:“看了这么多案子,抓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人,你还相信爱情?”

    徐秉然和薛凯两个人现在虽然是上下级,但五六年前的确是当过一段时间的平级同事,他们一起在特警队训练过,还一起抓过犯人,想当初他们一查一个准,还收缴了不少淫/秽/色/情物品。

    两个人现在能调到同一个支队也是缘分,只不过徐秉然晋升得有些快,薛凯现在只能给他打下手,喊徐秉然一声徐大队长了。

    如今他们负责治安黄赌这块儿,每个月派出所都会报上来不少稀奇古怪的涉黄涉赌案子,无论是多人聚众进行某些行为又或者是情侣贩卖出售自制视频这种案件,在他们看来都不足为奇,早已麻木。

    薛凯摇头晃脑说:“徐大大,这就是你说错了,什么都不能以偏概全是吧,我就坚信我的爱情迟早都会来,而且一定会是个萌妹子。”

    徐秉然:“二次元,纸片人?”

    薛凯:“……”你很懂我。

    吃完中饭之后,徐秉然去备勤室午休,房间朝阳,没开空调就尤其闷热,像是在蒸桑拿。

    徐秉然开门走进去,叁秒钟后走了出来,回到了自己凉爽的办公室。

    没过多久,他收到了夏听南的消息。

    ————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υip)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