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40

40

    徐秉然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在任何事情上都可以得到显现,读书的时候耐心地学习,上班之后耐心地工作,而他做得最长久的事,就是等待夏听南,因为夏听南是出了名的乌龟,在任何事情上都是。

    也不对,她看小说倒是挺快的。

    “徐大,里面有朋友?”谷亮问道。

    “嗯。”

    “女的?”

    “嗯。”

    他们两个男人站在包厢门口,有点显眼,旁边的服务员看了他们好几眼,表情犹疑,好像他们是什么不正经人。

    徐秉然旁边的谷亮对着服务员邪笑,一股流氓劲儿。

    他透过门探寻了一圈,然后点点头,压低声音道:“不错,挺老实的。”

    徐秉然踢了他一脚。

    夏听南慢慢走出来,看到徐秉然和另一个陌生男人后一愣。

    她奇怪地问:“今天周四,你不上班?”也没穿警服啊。

    她今天刚好轮休才有机会出来,但徐秉然今天怎么会不上班?

    谷亮搭上徐秉然的肩膀,笑嘻嘻道:“我们请假出来玩,小美女,带上我们不?或者跟我们一起来玩。”

    徐秉然把他的手拂开,略带警告地扫了他一眼。

    谷亮耸耸肩。

    夏听南朝谷亮尴尬地摆摆手,表情还是很疑惑,她问徐秉然:“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碰巧。”

    她有点不相信的样子。

    徐秉然无奈道:“真的是碰巧。”

    他也没想到夏听南这么巧刚好在这,而且她劈叉的歌声太好认,他被这样的歌声从小洗脑到大,刚走到门口就听出来了。

    夏听南瞪着眼睛狡辩:“我这是投入感情,深情演唱,懂吧?”

    “懂。”徐秉然言简意赅。

    谷亮听到他们的对话瞳孔震了震,一脸不可置信,看了夏听南一眼,又看了面色如常的徐秉然一眼,忍不住插嘴道:“美女,你这确实全是感情,就是没有技巧啊。”

    夏听南觉得自己的心被扎了一刀。

    今天徐秉然身上的短袖图案有点花,夏听南分析了一下,觉得这大概是他在哪个国潮店随便买的,手上还带了戒指,虽然款式简单,但也不像平常的徐秉然,头发比平常乱一些,配上他的脸,整体看起来倒真有点海王的潜质,痞气都压不住了,怪不得她同学说像渣男。

    “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潮?”她思考了一下,觉得“骚”这个形容词可能会伤害到徐秉然,最后挑了一个中性一点的形容。

    徐秉然转了转食指上的戒指,没说话。

    谷亮扯着嗓门说:“出来玩嘛,总得酷一点不是。”

    夏听南表情有点奇怪,因为这个男人看起来流里流气,她奇怪徐秉然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朋友。

    手机铃声响起,谷亮看了一眼屏幕,对他们俩笑了一下,然后走到不远处的走廊接电话,留徐秉然的夏听南在包厢门口面面相觑。

    她隐约还能听见谷亮的通话声,时而夹杂一些粗鄙之语,一股子道上混的感觉。

    怪异感油然而生,她压低声音问:“什么情况?”

    徐秉然凑近她,脸上的笑难得有一点不正经的样子,不过仔细看还有些不自然。

    “暗访。”他贴着她耳边的发轻轻地回答,嗓音模糊,气流顺着划入她的耳朵,带着KTV独有的淫靡味道,嘈杂而安宁。

    夏听南的目光凝了凝,恍然大悟,下意识凑近他,徐秉然扫了一眼服务员,然后虚虚地搂住她,能隐约感受到她手臂温度是与他的手掌截然不同的冰凉。

    徐秉然:“你很冷?”

    “里面空调有点低,没事。”说着就吸了一下鼻子。

    他皱了皱眉,温热手掌直接贴上了她的手臂。

    夏听南被烫的抖了抖,挣扎了一下,看到不远处那个服务员一直盯着他们俩,顿时不敢动了。

    服务员瞥眼看去,一男一女姿态亲密,男人高大帅气,女人漂亮纤细,男人的手在女人手臂上下摩挲,女人娇羞地挣扎了一下,随后又不动了,只是窃窃私语着。

    他露出了然的表情:啧啧啧,又是两个耐不住寂寞的人。

    夏听南低声对他说:“刚刚我同学开玩笑问过,服务员说没有特殊服务。”

    徐秉然轻轻地摇头。

    队里接到领导批示,有群众写匿名信举报称该KTV存在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等不法行为,且与辖区派出所与分局领导有利益挂钩,市局局长请治安支队核实处理,因此这件事就落在了他这黄赌大队头上。

    今天他是先过来探探路的,据举报信称,这里是会员制,只给拥有会员卡的老客户提供服务,十分谨慎,所以他们还得多走访排摸一段时间来核实情况是否属实。

    谷亮走过来,用眼神示意徐秉然:“人到了。”

    徐秉然松开手,轻轻推了一下夏听南的背,“你回去吧。”

    夏听南回去之后,谷亮问徐秉然:“这么亲,什么朋友啊?女朋友啊?”

    徐秉然睨他一眼。

    谷亮:……

    “嘿,不说是吧,那就还不是女朋友呗。”他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

    这下徐秉然干脆一点反应都不给他。

    他们一起往里走,进了一个包厢,里面已经有几个人,都在等他们俩,是谷亮叫过来的朋友。

    “来来来,人齐了就把歌点起来。”前面的人招呼他们,“这就是徐大哥吧!长得真好!”

    桌子上有一些水果小吃,都是他们点来的,徐秉然和谷亮坐在他们旁边,看他们把桌子上的骰子摇得响亮。

    服务员端着一箱酒进来放在桌上,正要退出去,就被为首的男人叫住。

    “哎,那个服务员,来几个美女啊!快点!”

    服务员说:“不好意思,我们这边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你以为我在说什么?陪唱来几个,漂亮的,还有这箱酒退了,给我换贵的。”男人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

    徐秉然和谷亮对视一眼,默默看服务员把那箱酒重新搬走。

    ……

    那一头的夏听南回了包厢,大家就围上来了。

    “怎么回事?你哥怎么不进来玩玩?”

    夏听南摇头:“他和他朋友来玩。”

    “啊,好可惜,还想看看帅哥。”

    “行了!大家继续唱歌!”

    夏听南几乎是唱了半个下午,到后面大家一起大合唱《卡路里》、《死了都要爱》还有《恋爱ing》,整个包厢里都洋溢着疯癫的气氛。

    徐秉然和谷亮走的时候再一次路过他们的包厢,愣是被里面的声音吓到了。

    谷亮:你朋友……这个歌声的确……

    徐秉然:啊。

    谷亮:他们不会是嗑药了吧?

    徐秉然:应该没有……

    夏听南隔着门上的窗看到他们,赶紧跳下台阶,打开门又关上门,隔绝里面的鬼哭狼嚎。

    “你要回去了吗?”

    “嗯。”

    “回去上班还是回家?这个点你们也要下班了吧,你直接回家?”

    “嗯。”

    她想了想:“要不然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回去。”

    徐秉然回她:“好。”

    谷亮在一旁一句话都不吭。

    等到夏听南开门重新走进去后,谷亮立刻脸色一变,逗徐秉然:“嗯、嗯、好~”

    徐秉然面若冰霜,冷冷地看着谷亮。

    “别这么看我,瞧你闷的,人家女生讲这么多,你就回叁个字,怪不得人家只是你朋友,我告诉你,你没有有趣的灵魂,长得再帅也没用,你得这样……再那样……”他说得头头是道,像是要把自己撩妹的毕生绝学传给徐秉然。

    徐秉然冷笑,转过身一副不想听的样子。

    夏听南和大家打了声招呼,说自己有事先走,然后问陈茜要不要和去她家吃饭,陈茜眨着眼睛一脸歉意地说自己晚上有约。

    “好吧,那下次来我家玩啊。”

    “好好好,下次一定下次一定,你快走吧,你的秉然哥哥等你呢。”陈茜道。

    夏听南瞪她一眼,然后笑着说走了。

    她再出门就只看到徐秉然一个人。

    “你朋友呢?”

    “走了。”说完他又补了一句,“他家里有点事。”

    “那我们走吧。”

    这里说是KTV,其实是个不大不小的的会所,坐落在市区南边的大商圈,一出门就是各种网红店,每家店都牢牢抓住当代女青年消费行为倾向,装潢得十分有特色,是夏听南会专门来打卡拍照发朋友圈的那一种。

    华灯初上,两个人沿街走着,徐秉然突然问道:“去吃火锅吗?”

    夏听南怔了怔,“不了吧,我妈烧了菜等我回去,不如你今晚来我家吃。”

    “好。”他应得很快,又补了句,“那去你家吃。”

    “那走吧,坐公交还是打车?”她左顾右盼,想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公交站。

    “打车吧。”他掏出手机,“我来打,你等一下。”

    夏听南奇怪地看他:“你今天怎么讲话……怪怪的。”她也说不出来哪里怪,就是很别扭,好像没用的废话一下子变多了。

    徐秉然缄默无言,脸绷得僵硬。

    正回家路上的谷亮毫无预兆地连着打了二个喷嚏。

    “谁在想我?”他稀奇道。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帅哥,这是有人在骂你吧。”

    谷亮:???

    夏听南和徐秉然两人回到家,夏妈妈看到徐秉然过来很开心,说自己再去炒一盘菜。

    厨房里噼里啪啦的声音直响,夏听南往餐桌走,想去拿个猪蹄啃,手快碰到猪蹄的时候顿住,猛然抬头看向徐秉然。

    徐秉然目光幽幽地看着她。

    夏听南:……不好意思我马上去洗手。

    她跑进卫生间,把手彻彻底底洗干净才出来,朝徐秉然显摆自己湿漉漉的手,没好气地说:“洗干净了,行了吧。”

    徐秉然抽了两张纸巾给她,“水擦干净。”

    夏妈妈端着菜出来,“干嘛了,是不是又想不洗手就拿东西吃!又被秉然抓住了是吧!你一个姑娘怎么这么不讲卫生,你说说你,以后谁看得上你,等你以后结婚……”

    夏听南听不下去了,连忙打断道:“不是,这都哪儿跟哪儿!我就想吃个猪蹄,别扯这么远啊。”

    “吃猪蹄也得洗手。”

    夏听南把湿纸巾丢进垃圾桶,然后拿到一块猪蹄塞进嘴里,含糊地解释:“我手拿的地方是骨头,我啃的是上面的皮,又没关系,不会碰到。”

    夏妈拿着筷子就去敲她,“歪理一大把,赶紧叫秉然来吃饭。”

    “他人都在这,要我叫什么。”她嘀咕,然后坐下来随口喊,“徐秉然,吃饭。”

    徐秉然在夏听南旁边落座。

    夏妈卤的一大碗猪蹄基本上都被夏听南一个人吃完,猪看到了都得痛斥她残忍。

    夏妈看见后有点愁:“怎么小时候瘦都瘦不下来,现在胖都胖不起来,是不是肚子里有寄生虫,还是胃不好?要不要去做个胃镜?”

    夏听南听到胃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用,我好得很,是因为工作太累了。”

    “你当个图书管理员有什么累的。”

    “你对我的工作有一些误解,我平常也要搬书,一沓沓都很重的好吗。”她有点不高兴,撸起自己的短袖,露出整条胳膊,稍稍用力,“看,我都搬出肌肉了。”

    徐秉然的视线落在她的胳膊上,的确如她所说有一点肌肉线条,看起来很自然流畅。

    他刚伸手想按一按,她却立刻躲开,好像他是什么病毒,碰一下都要命。

    看到徐秉然止在空中的手,夏听南有点心虚地解释道:“那个,我怕痒。”

    徐秉然收手,没有再碰她。

    ——

    说一下,我们现在是站在上帝视角看他们,但夏听南和徐秉然是普通人,他们没有上帝视角,没有显赫的家室卓越的智商,干着普通的工作,有普通人的烦恼犹豫纠结,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不知道自己每一种选择的走向。

    只是一个普通的故事而已,不用太较真。

    首-发:roushuwu.me (po1⒏υip)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