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玫瑰头颅(男暗恋女) 49 (po1⒏υip)

49 (po1⒏υip)

    夏听南躺在床上看小说,被门口动静被吓到了,以为有小偷。虽然这两年市区的治安好了很多,但他们这里毕竟是老小区老楼,安保做得的确没有这么到位。

    她迈着轻步到门口,从猫眼看出去,没有看到小偷,却看到了楼梯口摇摇欲坠的徐秉然,这可比小偷更吓人,她连忙开门跑出去,连拖鞋都没换,直接踩在水泥地上。

    “徐秉然,你怎么回事?不是加班吗?”她勾着他的胳膊拉住他,怕他摔下去。

    徐秉然听到她声音的第一反应是把她推开,原本以为能撑到家,偏偏她跑了出来,是真的不想让她看到他这幅样子,太狼狈,他希望她眼里的自己永远是清爽正直的。

    如今看到她,心理防线陡然消失,最后一丝力气也融化了……

    夏听南发现徐秉然忽然卸力,她撑不住,下一秒他就摔在了地上。

    她没办法,只好去楼上敲门,正上方那一户有电视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应该还没睡。

    门里的人听到敲门声问是谁,夏听南回答说是是楼下的。

    一个年轻男人开了门,看到夏听南后一愣:“这么晚,什么事情?”

    夏听南稍微解释了一下,毕竟都是邻居,听到她说要帮忙,直接换了鞋跟夏听南下楼。

    等到对方费力把徐秉然撑起来之后,夏听南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找到徐家的钥匙,她伸手在徐秉然的腰包里掏了掏,没有找到,于是又去翻徐秉然的裤子口袋,接着脸色一凝,僵硬地把手拿了出来。

    年轻男人就这么看着她的动作,扬了扬眉,他一直住在楼上,当然认识他们俩。

    小时候总能看到夏听南往徐秉然的房间翻,跟个猴子似的,不像个女孩子,一晃这么多年,最近倒是反了反,总是看到徐秉然往那头翻。

    以前他说不好,两个人关系好是大家都知道的,黏点也说得过去,但现在他们俩要是没猫腻,那就怪了,不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偷偷摸摸的。

    夏听南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怕耽误他时间,于是让他帮忙把徐秉然先搬到她家,客厅的沙发不够徐秉然这么高的个子躺,她只好又让他把徐秉然带进了她房间。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她盯着徐秉然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声:到底怎么回事啊……

    徐秉然昏沉,全身发烫,生理反应很明显,他能听清夏听南说话,但眼睛却睁不开,心里越发空虚。

    “徐秉然,你好点没有?”夏听南把冷毛巾往徐秉然脸上敷,有点心不在焉。

    他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到了坐在他旁边的人,啊……是夏听南,蓬勃的热气自下而上翻滚而来,他侧躺着,呼吸越发急促,双腿不由自主地曲起,然后向夏听南靠去。

    夏听南感觉到后背被什么撞上,她扭头看,是徐秉然的腿。

    “醒了吗?”她的尴尬症犯了,这时候宁愿徐秉然继续晕着,他的的反应太明显,她实在是不能当自己是瞎了,更不能把徐秉然就这样丢在这不管,因为他看起来真的很难受。

    徐秉然迷离地看着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忽然伸长手臂,把她压到了床边。

    夏听南倒下来的时候整个床晃了晃,她的瞳孔也在震荡:救命救命救命……

    徐秉然抱着夏听南,手在后背胡乱动着,也没个目的,就是想贴着她。

    脑海里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的夏听南是真的把他当哥哥,毫不避讳自己的各种秘密,连来例假了都要和他分享,但他根本不想听,只觉得她烦。

    有一回放学接她,半天没等到她出来,保安放他进去找,他去了他们班,发现人都走光了,但夏听南的书包还在,他在班里等了一会儿,她才鬼鬼祟祟地回来。

    夏听南看到他,眼睛一亮,说:“徐秉然,你帮我个忙呗。”

    最后徐秉然闷头跑着去小卖部帮她买了包卫生巾,那真的是他第一次碰那玩意儿,实在是,很别扭……这东西怎么还分什么日用夜用迷你护垫呢?

    徐秉然的思绪胡乱飘着。

    夏听南很快推开徐秉然,咽了口口水,紧张地说:“徐秉然,你清醒一下。”

    徐秉然理智回笼,立刻松开她,翻了个身,冷冷道:“别管我。”他希望夏听南现在离他远一点,真心的。

    夏听南看着徐秉然冷漠的背影手足无措,“你确定就这样放着没关系吗?要不要去医院,或者去卫生间,解决一下……”

    最后几个字她说得很艰难,但徐秉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连呼吸的起伏都好像消失了。

    夏听南不放心,又探身去看徐秉然的脸,紧接着她看到了徐秉然微阖着的眼里浓墨涂抹。

    动作像是被慢放。

    她眼睁睁地看着徐秉然侧身抬起手,搂着她的脖子把她压低,侧脸埋在她的颈间,滚烫的呼吸把那一块的肌肤拍红了,吻轻轻落在她的脖子上,夹杂着吸吮:夏听南,说了让你别管我。

    属于夏听南的香气萦绕着他,徐秉然觉得自己快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想抱她想摸她的手想亲她想,什么都想……

    他说:夏听南,我很难受。

    夏听南像是完全怔住了,轻轻拍着他的背,嘴里安慰着:没事的,没事的。

    徐秉然满身是汗,力气很单薄,夏听南挣脱出来,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有点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汗还是其它的。

    房间里的时钟秒针转着,滴答滴答。

    夏听南又觉得哪里漏风,被吹得浑身鸡皮疙瘩。

    她看着床上皱着眉的徐秉然,是真不知道这种情况怎么办。

    不是说男人这个会自己消下去的……应该没关系吧?夏听南有些焦虑地搓了搓手,实在是无从下手,看徐秉然跟看一次瓷娃娃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碎了。

    徐秉然躺了一会儿,好像有点力气了,慢慢坐起来,修长的脖颈上喉结滚动,又朝她重复了一次:没事,别管我,就这样沉默地走出房门,走进客厅的卫生间。

    浴室传来水声,再然后,是瓶瓶罐罐掉落的声音。

    夏听南觉得自己大概有透视眼,不用看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狠狠地呼吸了两回,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子里打着圈又沉下来,她心里默念着:别管了别管了,徐秉然自己可以的。男人,不就是这样、再那样、再这样那样……

    下一秒,她站起来走去卫生间。

    推开滑门,看到浑身湿透,靠在墙角的徐秉然。

    拉链大开着,裤子褪了一半,那东西大剌剌地暴露在空气中,扬着头吐着露珠,甚至动了几下。

    他看到她后立刻撇过头,冷淡地说:出去。

    夏听南双脚钉在原地,过了叁秒,自暴自弃地问:需要帮忙吗?

    接下来的事情脱离掌控,夏听南耳边全是囫囵的水声还有深深的喘息声,夹杂着几声不规律的沉吟。

    用力点。

    是这样吗。

    嗯。

    我手酸。

    嗯。

    我快没力气了……

    嗯。

    ……

    ……

    夏听南盯着眼前的瓷砖,有些放空,脑子里跟开了弹幕似的,全是高能预警,催眠自己: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她都看过两回了,也不差摸一下。

    女朋友摸男朋友,是不犯法的。

    徐秉然的脖子一片通红,睫毛颤个不停,呼吸十分急促。

    夏听南胡思乱想:那个……长得好像挺好看的。

    嗯。

    去掉好像。

    粗大的茎身被手掌包裹着,肉粉色上面的细密的青筋,显示出一种蓄势待发的冲动,好像是不属于他的一部分,那么张扬狂野。

    龟头不断有透明的液体从上方溢出,又被水冲走,夏听南满手的滑腻,觉得手里的东西越发坚硬,她根本没法握住,有点随意又有点敷衍地上下撸动着。

    徐秉然抿了抿嘴,酥麻感不断起伏,如今的情况他耐心再好也难忍,何况对着的是喜欢这么多年的人,他只觉得大脑涨得疼,这一次没有再提前打招呼,毫不犹豫地掰过夏听南的脸亲了下去,手指扣入她的长发,没有她躲避的余地,亲得很用力,像是想把夏听南整个吞下。

    夏听南感到刺痛,倒吸了一口凉气,徐秉然的舌便顺势探了进来,然后……勾住她的舌尖,搅动,再分开,再轻轻地吻。

    徐秉然难以自持地拂过她的衣摆伸入里面,逐渐触碰到被柔软蕾丝包裹着的柔软,一只手,有点握不住,指缝间仿佛还能感受到一点凸起,看不见,却能想象它的粉嫩,他的呼吸更重。

    夏听南的动作停住了,然后感受到他的手指塞进了蕾丝和皮肤的缝隙,把内衣推了上去,夏听南的左胸被内衣边挤压着,一半依旧被包裹,另一半在被徐秉然按压揉捏把玩着,就像以前玩她的手指一样,细心又色气。

    胸口玩弄着的力量难以忽略,夏听南彻底僵住,不自然地颤抖着,下身有奇怪的感觉。

    当她以为事情已经足够脱轨的时候,徐秉然又低头亲了上来,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他呼吸的灼热,像是要把她烫伤了。

    他喊她的名字:夏听南。很沙哑,明晃晃的欲/望。

    夏听南心脏骤停,腿陡然一麻,跌倒在原地,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徐秉然,“我真的没力气了。”

    徐秉然盯着她看,唇线绷得笔直,眼中沉沉。

    两人隔着水帘,都在喘息着。

    夏听南觉得自己像高中跑八百米似的累,好像就要猝死了,手腕都不是自己的了。

    徐秉然最后也没舍得再对夏听南做什么,怕吓到她。

    他说:我没事,你先出去。

    夏听南张嘴:我……

    徐秉然打断她:出去。

    她站起来,就着水冲了一下有些滑腻的手,机器人似的就那么出去了,还贴心地带上了卫生间的门,失魂了似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到里面的喘息声,又飘到厨房用洗洁精洗了个手。

    夏听南你疯了吗……

    你是疯了吧……

    ……

    徐秉然过了很久才出来,身上还是脏的湿的衣服,大概是用冷水冲到整个人清醒了才弄出来,现在他的嘴唇看起来有些白,但脸颊又泛着红润。

    夏听南早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顺便把床单被套也换了,之前的床单被套已经一起丢到了洗衣机里,如今坐在床上,脑袋比钱包还空。

    她和徐秉然的进度怎么跟开了二倍速似的……十匹马也拉不回来了……

    徐秉然看着她五颜六色的脸色,没说话。

    最后还是夏听南受不了这气氛,先开口问:“你不是去暗访了吗,怎么搞成这样?”

    “喝了带料的酒。”

    两个人又沉默了,徐秉然说:“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嗯,你快回去吧。”

    徐秉然没动,站在原地看她。

    夏听南疑惑地皱眉。

    徐秉然目光落在一处,忽然道歉:“对不起。”

    夏听南终于反应过来,她摸了摸脖子,想起刚刚换衣服的时候看到的印记,慢吞吞地问:“这个要多久才能消?”

    他摇头,他也没经验,不知道多久才能消。

    “没事……我上班的时候用遮瑕遮一下。”

    徐秉然点头,还是没动,就看着她。

    夏听南有点哭笑不得:“赶紧回去换衣服,鼻子都塞成这样了,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我给你一个晚安吻吗?”

    徐秉然默,虚伪地问:“可以吗?”

    ……

    夏听南深呼吸,然后认命地说:“你闭上眼。”

    他有些迟缓地眨着眼,然后合上眼睛。

    视觉被屏蔽,其余五感无限放大,感受到唇上的温度和力度,以及空气中的心跳声,徐秉然慢慢露出一丝笑意。

    ————

    首-发:po18f.cоm (po1⒏υip)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