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替嫁也有白月光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11节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11节

    苏金枝笑着福了下:“多谢母妃厚爱。”
    少女的笑,澄澈无比,她是真的没有丝毫的怨念。
    沈悦瑶心内五味杂陈,不由得长叹道:“说到底,嫁给风潜……也是苦了你了,是他配不上你。”
    苏金枝愕然,这还是沈悦瑶第一次在她面前提起李成未,语气里似乎只有对李成未的失望和厌恶。她想起方才沈悦瑶陪李成玉放风筝的样子,忽然有点理解李成未为什么会射断李成玉的风筝了。
    “嫁给世子本就是儿媳心甘情愿的,儿媳一点也不觉得苦。”
    这倒是大实话,虽然当初李成未醒来之后,对她十分的冷漠,还故意将她丢进玉棠小院命下人不准伺候。但后来她凭着自己的本事在雍王府求生时,李成未倒是对她的所作所为完全不管不问了,这才得得以让她在这个深宅大院里站稳脚跟。
    不然李成未要是真想为难她,哪里还容得下她执掌雍王府的中馈。
    再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雪魄”,自然不会觉得有多苦。
    沈悦瑶一怔,半晌后,她似乎恍然大悟了什么,认真地打量着苏金枝,慎重地问:“你是不是……”
    她忽然顿住,看着苏金枝的眼睛又有些不大确定。
    苏金枝被沈悦瑶吊起了好奇心,眨了眨眼,等待着沈悦瑶继续说下去。
    沈悦瑶接着道:“很喜欢风潜?”
    “咳咳。”苏金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几乎下意识就要去否认,然后又猛地顿住。
    沈悦瑶之所以会这样想,大概是因为她这“贤妻孝媳”的戏演的太过所致,如果她急着否认恐怕会惹得沈悦瑶起疑。
    在取走“雪魄”之前,她不想有任何的节外生枝,所以能少被人怀疑就尽量不要惹人怀疑。
    苏金枝张了张嘴,想要矢口否认,旋即又抿住嘴唇咬了咬,眼睫低垂,做出一副羞口难言的模样。
    这样的反应落在沈悦瑶眼里,自然就成了默认。
    这就够了。
    只是苏金枝不知道的是,她的话已经被一墙之隔的李成未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朵里。
    第11章 这个姿势你不喜欢?……
    “世子妃,这套护甲好生精致,您要不要试一试?”翠香小心翼翼地抚摸了一下匣子里放着的一排金拉丝点翠嵌宝短护甲套。
    “你喜欢?”苏金枝偏头瞥了她一眼,“那就送给你了。”
    翠香吓地忙合上盖子,“奴婢可不敢要,再说这些都是富贵人的玩意儿,戴上了都不好干活了。”
    苏金枝失笑:“你也知道不好干活啊。”
    二人途径一棵垂柳,苏金枝随手折了一根柳条在手里把玩。
    翠香看了她的断指一眼,心疼道:“那您至少把小指的那根戴上吧。”
    苏金枝脚步顿住,抬起左手,张开五指,只剩下半截的小手指头看起来的确有些……别扭。
    “好,我试试。”
    翠香打开匣子,取出最小的那个护甲套递给苏金枝。
    苏金枝接过,套在手上,然后冲翠香翘了一个妖娆的兰花指,耸眉问:“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翠香被逗笑了。
    “啊——”
    忽地,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尖叫。
    苏金枝面色一凝,“你听见了吗?”
    翠香茫然:“听见什么?”
    苏金枝没说话,侧耳细听起来。
    “唔——命啊——”
    “好像有人喊救命。”
    苏金枝抬头,目光环视着四周,细细辩听着声音的方向。
    很快,她的目光锁定在左前方荷花池的水榭上。
    “声音是从晓春榭那边传来的。”她把护甲摘下来塞回翠香的手中就要往水榭去。
    翠香抱着匣子急喊:“世子妃!”
    苏金枝回头道:“我先去看看,你快去叫人。”
    “救——命——唔——”
    断断续续的救命声不停传来,苏金枝快步冲向岸边,连接水榭的是一条曲折的复廊。
    苏金枝冲进复廊刚要转进水榭,就见一条黄灿灿的蟒蛇盘在她的去路上,微微翘起脖子,用一双黄橙橙却散发着幽光的蛇眼瞅看她。
    “……是你?”这不是李成未的宠物蛇大黄嘛……
    它怎么会在这里?
    “救命——”这时的呼救声越来越清晰,那人应该就在水榭附近。
    苏金枝动了动,准备绕过大黄进水榭,然而大黄像是突然受到了威胁一般,骤然扬起脖子做出攻击状,冲着苏金枝张大嘴巴露出尖锐的獠牙。
    苏金枝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这蠢蛇竟然还想吓唬她?
    苏金枝当即决定,下次她徒手取蛇胆时,一定要让大黄好生观摩观摩。
    苏金枝一把捏住大黄的三寸,然后恶狠狠地对大黄做了一个剪刀手的动作,“再凶小心我拔掉你的舌头。”
    大黄看懂了,它立即闭上嘴巴,战战兢兢地缩回了脖子。
    苏金枝这才松开大黄。
    大黄向前奋力一滑,滋溜一下逃走了。
    苏金枝没工夫思考大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疾步走进了水榭里,循着声音一路来到了水榭正前方,果然看见水榭正前方的池子里,有个人影在扑腾着喊救命。
    水榭的栏杆旁却静静地立着两个人,从背影上看,正是李成未和常留。
    常留的脚边上,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丫头,苏金枝瞧着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你们……怎么在这儿?”
    李成未转身,挑眉盯着她:“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是。”
    苏金枝匆匆往那池子里一瞄,只见水里挣扎着的人竟然是七夫人。
    而李成未站在岸上看着死命挣扎的七夫人,就像是在看水里的鱼儿逐食一样淡定。
    苏金枝二话不说,冲到栏杆旁就要翻过去,李成未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臂,皱眉:“你要做什么?”
    苏金枝骑在栏杆上,疾声道:“当时是救人啊。”
    李成未沉脸道:“不准救。”
    苏金枝愣了下:“为什么?”
    李成未看着水里开始下沉的七夫人,清冷的黑眸里蓄着明显的杀意:“她该死。”
    苏金枝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说……七夫人就是李成未推下去的?
    “她可是一条人命,不该由你决定她的生死。”七夫人虽然卑劣,但罪不至死。而且自小师父就教她,做人要心怀仁义,为医则要救死扶伤,看见七夫人性命垂危,她做不到见死不救。
    李成未玩味地勾起唇:“那该由谁决定?”
    “自然是王法。”她焦急地看了一眼水中的七夫人,七夫人沉下去有一会儿了,再不救人就来不及了,可李成未还紧拽她不放,她不由得狠狠瞪了李成未一眼,咬牙,“李成未!”
    李成未敛眉:“你叫我什么?”
    苏金枝简直要急死了,现在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吗?但她瞧着自己若不认输李成未看样子是不会松手的,便只好忍耐着又喊了声:“世子。”
    李成未神色转好了些,只是依旧没有松手,看着她平静地问:“你会凫水?”
    废话,不会凫水她干嘛要跳下去救人?找死啊。不过她觉得也不能在李成未面前表现地太过张扬,毕竟她是个女子。
    “会……那么一点。”
    李成未却转头冲常留使了个眼色。
    常留点头,只见他拔腿跑了两步,轻轻松松地跳上栏杆,然后足尖一跃,纵身跳进了池子里。
    须臾后,水面哗啦啦一响,常留腋下夹着昏迷的七夫人破水而出,转眼就跃回到了岸上。
    常留毫不客气地将人向地上一扔。
    这一摔,登时将七夫人胸腔里的水震地自个儿咳了出来,同时震出来的还有七夫人绑在肚子上的棉包袱。
    苏金枝看了眼那个棉包袱,大小正好像四个月的假肚子。
    果然,七夫人是假孕。
    七夫人醒了,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了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的李成未,顿时吓地一个激灵,坐起来连连往后退,惊恐地像是活见了鬼似的。
    “七夫人……”
    苏金枝从栏杆上下来,刚想要询问七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知那七夫人转眼见了她,突然尖叫了一声,然后连滚带爬地起身,跌跌撞撞地就跑开了。
    “……”苏金枝看着七夫人消失的方向,一时搞不懂七夫人惧怕地到底是李成未,还是她?
    突然,手腕上一紧,身体重心失衡,苏金枝只觉得眼前光影一转。下一秒,她的腰肢就已经被李成未面对面地搂在怀里了。
    “……”苏金枝懵了,上身下意识往后仰,“你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李成未低头,上身故意往下压,那张近乎鬼斧天工般的容颜,迅速在苏金枝眼前放大。
    四目相对时,苏金枝惊地呼吸都停了。
    李成未静静地看着她,精致的眉眼里流淌着好奇,探究,释然,似乎还有一丝丝隐秘的无法解释的……欢喜。
    苏金枝简直被他瞅地莫名其妙又心慌意乱。
    “你……”她挣扎着推了推他,没想到李成未看似病弱,但力气却不小,她竟然没有推动,反而因为用力,掌心被李成未胸膛上的冰意惊了一个激灵。
    “你是不是很想要?”李成未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