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替嫁也有白月光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15节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15节

    心中一动,原来梦境里说的就是此事。
    李成未勾唇,抬碗仰头,将药一饮而尽。喝罢,他将空碗递给常留道:“你去准备一下,三日后,我要同世子妃大张旗鼓地回门。”
    往日,他提及苏金枝时通常只称呼‘那个女人’,不知何时起,他竟觉得‘世子妃’这个称呼越来越顺耳了。
    “回门?”常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再三观察李成未,见李成未神色淡定如斯,不像是说混话的样子。只是回门的日子早就过了,现在才回门恐怕会惹地整个京中都会议论纷纷。常留忍不住善意提醒,“主子,您和世子妃都成亲一年多了,这个时候才回门恐怕……”
    李成未挑眉,眼里警告暗涌:“怎么,不妥?”
    常留立即抬头挺胸:“妥,十分地妥。”
    三日后,雍王府的大门外,停了一长溜的驴车,车上堆着系着红绸的朱木箱子,两三个箱子一车,浩浩荡荡地一眼望去,压低红龙似的,几乎望不到头。
    苏金枝站在大门前的阶梯上,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世子,回个门而已,您这……”她缓缓回头,看着身旁穿地近乎盛装的李成未,“未免也太……盛大了一些吧。”
    李成未抱起手臂,扬起下巴傲然道:“我李成未带世子妃回门,自然要有些排面。”余光悄悄溜了苏金枝一眼,看着她满脸震惊的模样,李成未得意地想,这样的排面足够弥补之前让她丧失的脸面了吧。
    “……”苏金枝哑口无言。
    她翘首又看了一眼那望不到尽头的回门礼,心底啧啧,这怕是把半个雍王府都搬空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王府的中馈这一年都是她执掌着,李成未并未从她手里支走一钱,所以,李成未这是打哪儿来的这么多私房钱?
    自从那日打李成未的四焉居回去之后,苏金枝左思右想了三天,终于在此时想明白李成未为什么会在时隔一年多以后,突然提出要跟她一道回门了——
    李成未这是想借着回门的借口,好光明正大地去苏家见他的心上人苏玉芝吧。
    不然,她实在想不通,李成未在发什么神经。
    关于李成未和苏金枝的故事,那还要从四年前的那个牡丹宴上说起。
    据说那日太后在慈宁宫里举办了一场极其隆重的牡丹赏花宴,特意邀请了京中四品以上官员家眷及其贵女们前去参宴,又安排了皇子和郡王们一同前去赏花。
    众人一看这排场,便立即明白了太后的用意:这是太后在给皇子和郡王们相看选妃呢。因此各家贵女们纷纷使劲浑身解数,向自己中意的情郎们暗送秋波。
    作为太后最宠爱的世子,李成未自然也在那场宴席中,同在那场宴席中的自然还有苏宰辅的嫡女,苏玉芝。
    李成未自幼体弱,见风就病,所以甚少出门,与京中贵女们也是鲜少照面。可是那日不知何故,一向不近女色的李成未,竟然亲手折了一枝牡丹,送到了苏玉芝面前……
    就这样,李成未心慕苏玉芝的佳话,很快传遍了京中的每个角落。更有那些说书之人,以李成未和苏玉芝为故事主角,杜撰了无数风月话本子……一时间,李成未同苏玉芝惊天动地的爱情因此响彻全天下。
    苏金枝认真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李成未,今日的他穿得格外的光鲜齐整,虽然他依旧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但从他宝蓝色镶金边的骚气氅衣,和他难得用金镶玉小冠束起的头发,还有那一脸沾沾自喜又欠揍的俊颜上来看——
    这只花孔雀好像要开屏了。
    而能让李成未开屏的人,恐怕只有他的心上人苏玉芝。
    只是李成未毕竟成了亲,私下见苏玉芝恐怕多有不便,这才拉着她借回门的幌子去见苏玉芝。还搞这么大的排场,看来都是为了苏玉芝,这么多的礼品到最后还不都是进了孙氏的口袋里。
    哎,难为李成未了,为了见一眼自己的心上人,竟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
    不过苏金枝觉得,当初毕竟是她先抢了李成未心上人该有的位置,才导致二人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如今“雪魄”也快要恢复了,只待“雪魄”彻底恢复,她就能取走“雪魄”远走高飞。
    怎么说李成未也帮她滋养了“雪魄”,所以她决定了,在走之前她要好好撮合他们俩,就当是投桃报李。
    李成未回门的消息很快传开,去苏府的路上,闻讯赶来的百姓们如潮水似的,纷纷聚集在路边指指点点地看热闹。
    苏金枝坐在李成未的豪华马车里,百无聊赖地听着外面的百姓们议论,议论的话无非都是在奇怪李成未为何成亲时不回门,反而过了一年多才回门。
    而李成未则盘腿坐在他的罗汉榻上,他双目轻阖,唇角微提,如玉般的俊脸上挂着悠闲的惬意,似是在小憩,听见外面的议论也无动于衷。
    只是让苏金枝很奇怪的是,今日,李成未的马车里竟然没有放熏笼,甚至还贴心地为她准备了一个小凳子。
    苏金枝古怪地瞅着李成未,难道是说,是因为要去见心上人了,所以一向冰冷似铁的李成未也变温柔了?
    啧啧,如此看来,李成未还真不是一般地喜欢苏玉芝。
    车队进入到苏宅所在的街道时,远远地就听见有人在放鞭炮。
    苏金枝卷起帘子看了一眼,果然是苏宅的门前在放鞭炮。
    两挂一丈多长的鞭炮高高地在苏宅的门楣上,噼里啪啦,震耳欲聋,听地苏金枝有些刺心。
    时隔一年多,李成未陪着她回门,这虽是李成未第一次来苏宅,可也是她成亲后第一次回苏宅。
    当年她替苏玉芝替嫁后,苏家得知李成未将她丢在玉棠小院后,生怕会殃及池鱼,立即同她划清了界线,对她的事情不管不问。
    她犹记得当时孙氏还生怕她一个人回门,特意派了人来告诉她,说她父亲在病中,不便见客。果然,出了苏家的大门,她就是个外人了,不过苏家好像也从来没有拿她当过自己人。
    不仅如此,但凡哪里有个什么宴请的,只要她出席,孙氏定然会推脱掉,生怕跟她扯上干系似的。
    如今竟然张灯结彩,大张声势地迎接她回门,还真是……会见风使舵呢。
    苏金枝讥讽地勾了勾唇,放下帘子坐正。
    “你不高兴?”李成未的声音乍然在耳畔响起。
    苏金枝惊了一下,一转头,便见李成未探究地目光正盯着自己看。
    苏金枝弯唇,笑笑:“怎么会,要见祖母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李成未盯着她不说话,苏金枝被他盯地十分不自在,目光无所适从地转了转。
    过了好一会儿,李成未才道:“你放心,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给你长面子的。”他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认真,就像在保证什么。
    苏金枝有些反应不过来李成未话里的意思,眨了眨鸦羽般的长睫,一脸懵然地看着李成未。
    那模样看来竟有几分天然憨娇,看地李成未心头莫名一软,心里直有一股抬手揉她头的冲动。
    就在这时,马车停下,翠香在外面卷起车帘,笑容满面地说:“世子妃,世子爷,苏宅到了。”
    苏金枝回过神来,刚要起身,只见眼前身影一闪,李成未竟然率先起身出去了。
    苏金枝愣了愣,这人不是一向拿大,只会等着她出去,然后才会慢悠悠地在常留的恭请中下车?
    怎么今儿个出去的倒是积极?
    哦,她明白了,这是急着要去见苏玉芝呢。
    果然,一出车厢,苏金枝一眼看见了五彩缤纷的人堆里,打扮的最别出心裁女子。
    苏玉芝。
    第15章 李成未这是唱哪一出?……
    苏家人迎接他们的排场不可谓不大,几乎全宅上下全出动了,最中间的站着的自然是苏金枝的祖母苏老太,她旁边扶着的正是苏金枝的亲爹,苏唯孝。
    两溜依次站下去的是孙氏和她的一双子女苏玉瞻,还有望着李成未含情脉脉的苏玉芝。再就是苏唯孝的三房姬妾和庶子女们,外围还挤着家下人,几乎将整个大门道内站地水泄不通。
    苏金枝站在车头上,李成未已经下了足凳,他身姿提拔如松似的立在车下,微微侧身将手递给了她。
    苏金枝:“……”
    李成未这是唱哪一出?
    他的心上人可就在不远处看着他啊。
    苏金枝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苏玉芝,果然瞧见苏玉芝双目死死地盯着李成未的手。而李成未见她迟迟不下车,抬头看向她,往下点了点头,示意她赶紧下车。
    她明白了,这是李成未在跟苏玉芝赌气呢,估摸着是怪苏玉芝当时没有自告奋勇给他冲喜吧。
    苏金枝看着李成未骨节修长的手掌,咽了咽口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提起裙裾快速地跑下足凳,冲向人群簇拥着的苏老太,声泪俱下喊了声:“祖母,我回来了。”
    李成未:“……”
    她竟然无视自己难得献出来的殷勤?
    苏老太久未见苏金枝,如今祖孙俩一见恍如隔世一般,登时抱着哭了起来,“好孩子,你终于肯回来看祖母了,祖母等你好久了。”
    原本前一刻的泪意只是装出来的,可如今听着祖母哭,她也忍不住跟着真哭了起来。若说这苏家还有谁是真心惦记着她的?那就是她的祖母了。
    只哭了一会儿,苏金枝就收住了,毕竟那么多人看着,苏金枝擦了擦眼泪,有些愧疚道:“那边府里忙,一时片刻少不了我,给拖住了,这么晚才回来看完祖母都是枝枝不孝。”
    李成未挑了挑眉,原来苏金枝的小名叫“枝枝”,枝枝如雪南关外,一日休闲尽属花,如此说来,她的名字倒也不算俗气。
    苏老太拉着苏金枝的手,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紧抿着嘴唇,一个劲地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时,李成未上前,冲苏老太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朗声道:“祖母安康。”
    苏老太拭干眼泪,冲李成未勉强扯出一丝笑容道:“世子也来了。”
    李成未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站着不动了。
    苏唯孝和孙氏彼此尴尬地看了一眼,这李成未和苏金枝明显未将他们放在眼里,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声招呼都不打。
    不过,正是因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苏唯孝不好发作,也不敢发作,只好赔笑着说:“都别愣在外头了,姑爷好不容易来一次,进屋里说吧。”
    入门时,苏金枝瞥见苏玉芝的目光始终追随着李成未,倒是李成未显得冷冷清清的,只跟在她身旁。
    看来李成未气性真不小,心上人都站在跟前儿了,还拿乔呢。
    苏金枝转过身,正式看了苏唯孝和孙氏一眼,客客气气地说:“父亲,母亲,不如你们陪夫君聊聊,女儿好久未见祖母了,想去祖母房里说些体己话。”李成未,我能帮你的就到这里了,你自己好好抓住独处的机会吧。
    夫君……
    李成未心下一动,刚想勾唇的,然而当他听完苏金枝的话后,薄唇瞬间绷紧了。
    那孙氏一听,倒是一脸巴不得似的点头说:“大姐儿尽管同你祖母去,我和你爹爹会好好招待姑爷的。”
    这时,一言不发的李成未狠狠睨了苏金枝一眼,不满道:“谁让你替我做决定的?”
    苏金枝:“……”
    大哥,我这是在帮你好不好?
    苏金枝见李成未半天都领会不到她的用意,便悄悄拉了拉李成未的衣袖,不停地冲她使眼色。
    谁知,李成未瞅了她半晌,冷冷地来了句:“眼睛抽筋了就别抛媚眼,丑死了。”
    苏金枝:“……”
    她终于明白李成未为什么对苏玉芝爱而不得了。
    因为!此人!根本!不解!风情!
    常松斋,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净。苏金枝看着大摇大摆地坐在客位上的李成未,一个头简直变得两个大。
    为了能够让李成未和他的心上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她简直操碎了心,明里暗里不知道为李成未制造多少机会,可李成未就是不上道,竟然还屁颠屁颠地跟着她跑来祖母这里喝茶。
    苏金枝不死心地继续试探道:“夫君,这还是你一次来苏家,不如我让下人带你去府上转转?”方才瞧着苏玉芝那一副望穿秋水的眼神,她敢断定,只要李成未一处常松斋的门,就能立刻‘偶遇’到苏玉芝。
    李成未似乎很是满意苏金枝这么唤他,随手端起一旁的茶盏,挑眉看着她:“苏宅有我雍王府大?”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