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替嫁也有白月光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28节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28节

    少女的头忽地一歪,把自己给惊醒了,睁开眼睛时,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少女眨了眨眼,方才还迷蒙的眼睛瞬间像是被水洗过似的,清澈地一眼能看见眸底的火苗迸射了出来。
    “你怎么……”意识到眼前的一切不是梦后李成未正要开口,苏金枝“腾”地一下跳下床,转身就跑开了。
    李成未:……
    不一会儿,苏金枝又疾风似的回到床边,直接朝他脸上甩下一张纸,然后气呼呼地吐了两个字:“签字!”
    纸砸在他脸上,盖住了他的眉眼,鼻端嗅见了浓浓的墨香。他有些懵,大脑还没来不及整理眼前发生的一切,只下意识拿起脸上的纸悬起来扫了一眼。
    “和离书”三个大字赫然映入了他的眼帘。
    李成未瞳仁倏然一缩,转脸紧盯着苏金枝的眼睛:“你什么意思?”
    苏金枝叉腰道:“反正你一心求死,不如临死前先签了这和离书,好还我自由身,这样我还能清清白白地去找下家。”
    “……”李成未起先大脑一片空白,待慢慢地弄明白了苏金枝的意思后,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他这还没死呢,苏金枝竟然想急着去找下家,真是岂有此理。
    “你休想!”说着,他气急攻心,翻身就向地下吐了一口黑血,吐完之后,郁结在胸口的那一团闷气紧随着消失了。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的血。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是潜儿,是潜儿醒了吗?”
    下一瞬,雍容华贵的太后在一众人的簇拥下疾步走了进来。看见床上醒着的李成未,眼圈立时红了,她快步来,一边伸手道:“好孩子,你果然活过来了,可吓死皇祖母了,”说着,忽然注意到地上的一滩血,脸色又是一变,忙问,“怎么吐血了?”
    李成未抿唇不语,手里死死地捏着一张纸,垂着眼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后询问地看向苏金枝,苏金枝却目光闪烁着低下头。
    这景状一看就是小两口闹别扭了。
    太后沉下脸,转而对身旁的陈奉御道:“你先给潜儿看看。”
    陈奉御是太后的御用医师,只给太后一人看病,以前也给李成未看过病,当初就是他曾经诊断出李成未可能活不过弱冠。
    他撸起袖子坐在床边,李成未倒没说什么,乖乖地躺了回去,伸出手。
    陈奉御拿出脉诊塞在李成未的手腕下,闭眼诊了会儿脉,诊完之后不由得大吃一惊,他难以置信地低头又细细诊了一番,确定自己没诊错,忙起身对李成未和太后行礼:“恭喜世子,恭喜太后,从脉象上来看,世子殿下暂无大碍了。”
    太后指着地上的血:“既然无碍了为何会吐这么多血?”
    陈奉御解释道:“这是堵塞在心肺间的郁血,若不及时疏通只会影响心脉,吐出来才好。”
    太后一听,眉开眼笑地看向一旁不吭声的苏金枝,称赞道:“世子妃,你果然有些本事,竟然真的救回了潜儿。”
    李成未猛地抬眸看向苏金枝。
    这次竟然又是她救的他,所以方才她是在故意气他的?她没想同他和离?
    陈御奉顺着太后的目光看去,看见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圆润的小脸庞,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人时未语三分笑,十分的有灵气。
    这样一个看起来涉世未深的少女,竟然救活了整个太医院都救不回来的人?
    “敢问太后,世子殿下的性命,可是世子妃所救?”陈奉御刚外巡回来,未知前事,才听同僚提及世子落水一事就被太后急召了过来。
    太后颔首:“正是。”
    陈御奉忙转身对着苏金枝行了一礼,客气地问道:“世子妃可是懂医术?”
    苏金枝回礼答:“略懂一二。”
    “请问世子妃师承何人?可有什么名号?”
    “家师只是一介江湖游医,并无什么名号。”
    陈御奉一听是江湖游医,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便有心想试探一下苏金枝的本事。
    “那么敢问世子妃,世子殿下所患的是何病?”
    苏金枝知道,陈奉御是太后特意带过来摸她的底细的,这些宫廷御医一向自视甚高,最是瞧不起江湖游医。不过临走前,师父特地交代过,在外面凡事要低调,无需争那些沽名钓誉的虚荣。
    但不争不代表别人可以轻视她,苏金枝冷笑着反问陈奉御:“世子所患何病,奉御大人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只是不知道堂堂太医院的大人们为何还不如我一个小女子?”
    陈奉御一愣,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世子殿下乃是先天胎弱带下来的病根,是故自小体弱多病,此次落水又伤了根基……我等皆是无力回天,也不知道世子妃是用何种法子治好了世子殿下的?”
    “实不相瞒,用的……”苏金枝举起自己缠着细布的手腕晃了晃,“是我的血。”
    陈奉御震惊地睁大眼睛,不止陈奉御,太后和李成未也都震惊地看向苏金枝的手腕,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人的血竟然可以救命。
    苏金枝想了很久,以李成未目前的身子,如果她真的取出雪魄,李成未将必死无疑。而且“雪魄”并未恢复到巅峰,根本解不了大师兄身上的火毒,所以只能继续用元气供养“雪魄”,可李成未的元气显然已经供养不了“雪魄”了,但她的可以。
    她自小体弱,被师父收养后,带回了神药谷,喂以各种奇异灵药,她就是吃着灵药长大的,所以她的血就是最好的补药。
    “我同世子一样,其实自幼体弱多病,只是有幸被我师父收养,喂了我许多珍奇的草药。我是靠着那些珍奇草药长大的,所以我的血自有珍奇草药的功效。”
    师父曾担心她一身灵血被人觊觎,千叮咛万嘱咐过她,让她千万不要让外人知晓她的血可做补药。
    但她知道,若是在王府,说不定还能瞒上一瞒,但是在这眼线遍布的宫廷中,她的一举一动皆被人暗中监视着,想瞒也瞒不了。
    李成未体弱不说,隔三差五地就出事,她必须加快进度,让“雪魄”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到巅峰,如今“雪魄”已醒,李成未的元气不足以支撑“雪魄”,所以后面就需要她的血帮李成未提升元气。
    然而她真正的用意是介于李成未的各种不稳定性,所以她决定等时机成熟,无论“雪魄”有无恢复到巅峰,她都要将“雪魄”引到自己的体内供养。但想要“雪魄”自愿地从李成未体内出来,就必须让“雪魄”先熟悉自己血的味道。
    她需要一个借口让自己的血名正言顺的进入李成未的体内。
    陈奉御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如此。”
    此前他确实在医书上看过一个药人,就是自小被喂各类珍奇草药,然后再用他的血去救另外一个人。他转身,冲太后别有深意地点了一下头,道:“看来是天意让世子殿下等到了世子妃啊。”
    闻言,太后眼底精光一闪,笑着对李成未道:“潜儿,你看世子妃对你多用心啊,以后啊,你们夫妻俩就好好的过日子。”
    李成未目光复杂地看着苏金枝,原来苏金枝竟然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多,他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几丝感动。
    太后见状,知是李成未动容了,便笑着带着一众人悄悄地出去了。
    李成未将手里的和离书递给苏金枝。
    “和离书……还签吗?”
    第29章 只要你死了,我肯定得找下……
    苏金枝看着那张被李成未抓的皱巴巴的和离书, 眼珠子微微一动。
    原本,她只是为了趁着李成未醒来时反应慢,故意用和离书刺激他吐出郁血。但她发现李成未似乎对和离一事反应出奇地大, 想了想, 她决定利用此事激将一下李成未。
    苏金枝随手扯过和离书, 揉成一团, 耸肩道:“罢了,签不签也无所谓了, 反正你迟早会死,虽然寡妇的名声难听了些, 但我有丰厚的嫁妆, 想找个差不多的下家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成未一听, 果然火冒三丈,他目光阴沉地盯着苏金枝, 咬牙切齿道:“苏金枝,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盼着我死?!”
    苏金枝定定地注视着他,点明:“不是我盼着,而是你自己在赶着送死。”她的医术再厉害, 也挽回不了一个不把自己的命当命的人。
    李成未怔住, 片刻后,他小声辩解:“我那不是送死。”他抬眸, 看着苏金枝,眼里有一股破釜沉舟的决绝,“我是在赌命。”
    他一无所有,只剩下一条苟延残喘却让许多人颇为忌惮的贱命。只有这条命还算个资本,不赌的话,他将永远只能任人摆布, 成为一个随时可能会被抛弃的棋子。
    而赌赢了,他就能成为下棋者。
    经过这些日子的锻炼,他的身子明显强壮了不少,他那一跳虽然冒险,但他相信自己现在的身子一定能抗过去。
    事实证明,他赌赢了,虽然是苏金枝救了他,但最终,他还是赢了。
    苏金枝沉默地看着李成未。
    通过永明帝和太后的反应,还有李成未的肆无忌惮,苏金枝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李成未就是永明帝的孩子。至于李成未为什么不惜自损,也要报复六皇子和殷贵妃,苏金枝想,无非是为了夺嫡。
    但她不想卷入他们的夺嫡之争中去,她只想尽快取走李成未身上的“雪魄”,然后一走了之。李成未的身子已经不能再折腾了,她只希望在她取出“雪魄”之前,李成未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她知道李成未看似孱弱,却有一身傲骨,没有什么比刺激他的自尊更能让他产生斗志。于是,她扯出一抹哂笑,道:“不管怎么样,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只要你死了,我肯定得找下家。”
    李成未不说话了,面皮一阵白一阵红的,看起来气地不轻,他阴恻恻地盯着苏金枝,好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你敢!”
    苏金枝抱臂,语气挑衅:“你都要死了,还管得了我敢不敢?”
    李成未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突然从床上暴跳而起,赤脚冲到苏金枝面前,一双冰冷的手死死地钳住她的单薄的双肩,居高临下地瞪着她,睚眦欲裂:“苏金枝,你既然嫁给了我,就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生则你生,我若死,”他凉薄的嘴角忽然扯出一抹残忍的笑意,“也一定会拉着你殉葬,所以,想找下家,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苏金枝呆住了,。
    不,确切来说是吓懵了,浑身恶寒,毛骨悚然。
    她怎么也没想到李成未死竟然也要拉着她,还想让她殉葬,他莫不是疯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先帝驾崩,妃子殉葬大有人在,李成未毕竟是皇室血脉,他若要死,点名让她殉葬也不是不可能。
    不行,她得尽快让“雪魄”恢复,早早远离这个疯子才是。
    苏金枝表面上的淡定似乎刺激到了李成未,他的双眼很快变得赤红,双手隐隐在颤抖。
    苏金枝心一沉,糟了,李成未这怕是要犯病了。
    双肩被李成未掐地生疼,苏金枝不敢来硬的,一头扑进李成未的怀里,顺势抱住他,软下语气,半是恳求半是威胁道:“那你就好好活下去。”
    李成未一愣,双眼赤红渐退,他呆呆地望着苏金枝,眼里有十分难懂的情绪交织着,苏金枝悄悄地松开一只手,抖出银针夹在纤细的指缝间,对着李成未的后心缓缓举起。
    “只有活下去,你才能困得住我。”
    苏金枝说下这句话的时候,只是单纯地为了刺激李成未的求生欲,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有朝一日,竟然一语成谶。
    李成未身上的煞气消散,一向深邃莫测的眼眸里竟然浮起一丝柔情,他刚想松开双手,忽觉后心微微一麻,紧接着,黑暗袭来。
    他的身体下意识向前扑去,苏金枝顺势架住他,温暖的气息吐在他的耳畔,“李成未,你太累了,好好睡一觉吧。”
    李成未疲惫地闭上双眼。
    钦天台,国师站在观星台上仰首观天象。
    乌沉的天穹上,紫微星忽闪忽灭,簇拥在紫薇旁的双星黯然失色,一颗夹在双星之间不起眼的小星则突然间光芒大盛。
    国师捋着胡须叹道:“天意,看来是天意如此啊。”
    很快,一封关于李成未命数的折子被人火速送进了养心殿。
    永明帝览过后,走到殿前丹陛上,举首望着黑沉沉的苍穹沉默了许久。
    内侍见状,捧来裘衣,王德全接过抖开披在永明帝肩上。
    永明帝回过神来,低头叹了口气道:“国师说潜儿弱冠之劫已过,往后便是扶摇云霄之命格,倒是印证了民间的那首童谣。”
    王德全道:“这是好事,陛下为何叹气?”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