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替嫁也有白月光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42节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42节

    要说李成未如此兴师动众地来抓她,无非是因为她骗走了他身上的“雪魄”,以李成未睚眦必报的性子,抓她应该是为了狠狠折磨她,好出心中恶气。
    可到目前为止,李成未对她似乎并不怎么恶劣,反而还亲自抱她进客房……
    李成未这态度似乎太平静了些,平静地让苏金枝心里七上八下的。
    李成未似是怕她掉下去,所以抱得很紧,紧到她的脸和耳朵正好挤在李成未的胸膛上,因而李成未那强有力的心跳,正好鼓雷似的敲进了她的耳道里,直震地苏金枝的脸庞滚烫无比。
    月圆夜,酒意浓,孤单寡女……
    此情此景,苏金枝心里不由得了咯噔一下。
    李成未抱她上床,该不会是想着要跟她圆房吧?
    除了这个可能,她实在想不通李成未为什么会如此大发善心。
    苏金枝顿时不淡定了,可她又不敢醒。
    李成未每踩一层阶梯,脚下的木板就发出一声陈旧的‘噶呀’,苏金枝的心就跟着下沉一分。
    直到李成未用脚直接踢开了房门,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到床边将她放下,然后一直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苏金枝的心彻底沉到了谷底。
    李成未一定在想一会儿该怎么下手折腾自己。
    她的身上没有被褥,夜晚的扬州城外有些冷,但让她真正感到冷的不是这里的寒夜,还是李成未此刻冷幽幽的注视。
    那种感觉就有饿狼在暗中窥探着自己,准备随时撕裂自己似的,让她毛骨悚然。
    又过了一会儿,床沿微微塌陷,李成未坐了下来。
    苏金枝紧张地脚趾头都抓成了一团,心里胡乱想着李成未万一动她,她是该用银针扎他,还是该用蒙汗药迷他。
    忽然,颈项上落下一物,环住了她大半个脖颈。
    苏金枝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环在她脖颈上的是李成未的虎口。
    他在掐自己。
    心头剧烈一颤,惊恐从脚底缠了上来。
    李成未不是想动她,而是想杀她。
    他宽大的虎口准确无误地掐在自己的喉结上,只要一用力,就能送她去见阎王。
    李成未这是有多恨她啊,恨地竟然想杀了她,她只是抢走了他身上的“雪魄”而已,李成未至于要了她的命?
    苏金枝悄悄地摸出麻针,都生死关头了,她也不想讲什么情义了。
    她决定一会儿先把李成未放倒,然后再挟持他逃出去。
    这里是神药谷附近,神药谷四周布了阵法,只要她能逃出客栈,就有一定的机会逃回神药谷。
    只是她等啊等,等了半晌也没见颈项上的虎口收紧。
    李成未似乎在犹豫,因为她感觉李成未的手在轻颤。
    许久后,李成未的手松开了,然后开始沿着脖颈向上,捧住了她的脸颊,拇指还摩挲了两下她的肌肤。
    然后,他就听见李成未喃喃地说了一句:“骗子。”
    苏金枝:“……”
    下一刻,她身上的凉意被一床被褥隔绝在外。
    李成未终于给她盖上了被子。
    苏金枝趁机翻身向里,赶紧把脖子缩地紧紧的。
    不行,李成未太可怕了,她一定要找机会逃走。
    惊吓了一天,又灌了不少黄汤,虽有解酒丹,但免不了有几分醉意,而李成未给她盖好被子后,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安静地像是不存在似的。不过她敢肯定,李成未一定还在房间里的某个角落里,因为她没有听见脚步离开的声音。
    不知不觉地,苏金枝放松了警惕,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李成未靠在桌沿上,静静地凝视着床上一脸没心没肺的女子,眼里的情绪复杂至极。
    此前,他心里淤积的怨怒,抑制不住地在四肢百骸里左冲右撞,搅得他头痛欲裂,几欲疯狂。
    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想亲手掐死她。
    可最终他还是舍不得。
    苏金枝对他说,她想要他的真心。
    他认真了,所以他把真心给了她,可她转头就给扔了,离开前,还狠狠地踩上了一脚,他当时恨不得撕了这个女人。
    可当他的世界里彻底没了苏金枝后,他才发现,这个女人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里。
    想要忘了她,除非挖了他的心,失去她的七十三个日夜,每一刻都像在凌迟。
    如今人终于被他抓到了,他就是死,也绝不会放手。
    -
    睡意朦胧间,苏金枝忽然觉得自己的小手指间痒痒的,她下意识蜷起手。
    过了会儿,她感觉有人拉开了她蜷起的小指揉了揉。
    苏金枝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她看见李成未不知何时上了床,他的身体坐在角落里,帷帐的阴影挡住了他的脸,他的手正握着她的断指,好像在搓弄着什么东西。
    “你做什么?”苏金枝猛地抽回手。
    这一抽,才发现手腕上套着个沉甸甸的东西,定睛一看,竟是个铁链。那铁链小指粗细,一端连接着个做工一看就很精密的铁环,铁环上雕着连理枝,不大不小的正好扣在她的手腕上。
    “这是什么东西?”苏金枝忙握住铁环往下撸,撸了半晌没撸下来。
    李成未曲起腿,气定神闲道:“别白费力气了,你打不开的。”
    苏金枝又试了几下,手腕都被铁环磨红了都没能取下来,她不禁柳眉倒竖地瞪着李成未:“李成未,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李成未抬起自己的手晃了晃,苏金枝这才发现锁链的另一端锁在了李成未的手腕上。他凤目阴鸷地盯着她,一字一句慢慢道,“我想把你锁在身边。”
    苏金枝傻眼了。
    李成未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已经够头大了,如今竟然还把她给锁了起来,那她还怎么逃?
    “李成未,其实你就是不锁我,我也跑不了,你何必多此一举呢?”
    “你是跑不了,”李成未似笑非笑地说,“但保不齐有人来救你。”
    苏金枝立即敛色,“你什么意思?”
    李成未道:“那个伙计是你的故人吧?”
    闻言,苏金枝心里一慌,面上却故作镇定道:“你可别连累无辜之人,我根本不认识他。”
    李成未勾唇冷哼道:“不认识他,你会把‘雪魄’交给他?”
    闻言,苏金枝心下大骇。
    李成未不仅识破了三师兄的身份,还知道她把‘雪魄’给了三师兄,那三师兄岂不是已经落到了李成未手里?
    苏金枝脸上的镇定再也维持不下去了,“你把他怎么样了?”
    李成未淡然道:“目前还没怎样。”
    苏金枝不明白了,李成未明明已经知道了一切,却为何不拆穿他们?
    如果他想要回‘雪魄’,在抓住自己的时候他就可以搜走,然而他却一直陪着自己演戏,并看着自己把‘雪魄’送了出去。
    “李成未,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成未漫不经心地说:“听说你自小在神药谷长大,本王既然来了扬州,没道理不去你长大的地方看看。”
    苏金枝盯着李成未不说话了。
    李成未能说出神药谷,看来他已经把她的底细打听清楚了。之前为了骗李成未,苏家对外一直说她寄养在乡下道观里,她爹甚至特意派人买通了扬州这边一个的道观,好统一口径。
    是以,如果不是深入的查是查不出她的真实底细的。她的离开想必让李成未花了不少心思查她。如果单是为了抓她,李成未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完全没有必要去神药谷。
    如此看来,难道李成未这次是冲着神药谷来的,所以他才会故意陪着自己的演戏,好让自己将“雪魄”顺利地送到三师兄手里,而三师兄得了‘雪魄’,一定会选择立马回谷。
    这样一来,李成未的人就能跟着三师兄找到进谷口的路了。
    她不知道李成未为什么要进神药谷,也知道就算她问李成未,李成未也不会告诉他真正的目的,她只能先静观其变,走一步看一步。
    窗外蒙蒙亮了起来,天边已经翻出了鱼肚白。
    李成未在床上,苏金枝也不好再躺着继续睡,好在锁链够长,足够苏金枝抓着被子缩在另一个角落。
    她脑子很乱,又不想看李成未,便胡乱地靠着床围闭目养神。
    迷迷糊糊的她又睡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间,她听见有人压低声音在门口说话。
    “主子。”这声音一听就是常留。
    李成未‘嗯’了一声,然后问:“怎么样?”
    常留低声道:“谷口有阵法,人跟丢了。”
    苏金枝一听,心中顿时窃喜不已,应该是常留想跟着三师兄想进谷,结果却被三师兄甩掉了。太好了,看来三师兄已经顺利进谷了。
    李成未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那就等他们主动送上门来。”
    苏金枝的心又沉了。
    三师兄回谷后定然会再带着人来救她,但神药谷的人向来只会采药煎药救人,不会杀人。而李成未带来的这些死士,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高手。两方对阵,不管是量上还是质上,神药谷都必败无疑。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让师兄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才是。
    第41章 储君之位和王妃,主子却选……
    用过早膳, 李成未竟然主动提出要在附近走走。
    苏金枝简直求之不得,面上却十分不情愿地答应了。
    这间客栈倒是很会选地,坐落在山清水秀间, 后面靠着山, 前面不远处就有一条涓涓小溪。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