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替嫁也有白月光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47节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47节

    李成未笑容顿敛,他看见苏金枝眼底里浮起狂喜,还有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柔情蜜意。
    不远处的山涧旁,站着一个男子,他腋下夹着一根拐杖,药童在他身旁虚扶着,他身上的宽袍广袖,随风而动,衣袂间似带着飘然仙气。有个人,往那里随便一站,便是清风朗月般的存在,天地都要为之失色。
    “大师兄!”
    苏金枝拔腿就朝白鹤清跑了去。
    眼见就要到大师兄跟前了,身子猛地被铁链向后一带,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跌跌后退了几步,最后撞进一个怀里。
    苏金枝反应过来是李成未拽她,立时怒从心起,转身猛推了他一掌,“你做什么?”
    李成未阴阳怪气地说:“路不平稳,我是在提醒你注意脚下,千万别跌倒了。”
    她走的好好的,要不是李成未突然拽她,她才不会跌倒。
    苏金枝狠狠瞪了李成未一眼,“要你管。”说完,迫不及待地转身就走。
    李成未脸色阴沉了下来,抿唇一言不发地看着苏金枝走向白鹤清。
    苏金枝本来积攒了一胸腔的喜悦冲向白鹤清,被李成未方才那么一搅和,头脑顿时冷静了几分。她不由得放缓了步伐,来到白鹤清面前,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故作平静地问:“大师兄,你可以下床了?”
    白鹤清温文一笑,点头道:“今日刚能起身。”
    这时,李成未已经走到了苏金枝身后,身子几乎贴着苏金枝半个身子立定。
    白鹤清眉峰轻轻一挑,目光越过苏金枝看向李成未。
    李成未充满敌意地回视他。
    “小枝,这位是?”
    苏金枝脸色一僵,这才想起他们三人见面的时机似乎不太对,“他是……”
    李成未自然而然地搂住苏金枝的腰肢,抢言道:“我是苏金枝名正言顺的夫君。”
    白鹤清本就带着病态的容颜忽地一白,
    苏金枝全身紧绷,想要往一旁挪开,然李成未早料到她会有此一举,搂着她腰肢的手暗暗用力,似在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
    苏金枝只好僵硬地站着不动。
    白鹤清的目光在李成未搂着苏金枝腰肢的手上停留了片刻,才转而看向苏金枝笑了笑:“小枝何时出嫁的?”
    “是两年前……”苏金枝立即补充,“不过我们已经打算和离了。”
    李成未斜睨着她,冷冷道:“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只要我不同意,你永远都是我的人。”
    苏金枝顿时哑口无言。
    白鹤清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子,低头苦笑道:“看来我昏迷的这些年,错过了小枝的不少事情。”
    苏金枝张了张嘴,想解释她跟李成未根本就是有名无实的夫妻,想解释她喜欢的人一直是他,还想解释他的小枝一直在等着他醒来。
    可是只要李成未往她身旁这么一站,似乎她所有的解释都变得那么苍白,又可笑。
    满心委屈和恼怒一股脑地涌上来,苏金枝忍不住眼圈一红,水汽盈溢。
    白鹤清见状,低头问:“怎么还哭上了?”
    他下意识抬手想要去给苏金枝拭泪,抬到一半,忽然僵住。
    小枝已经不是那个他可以随便碰触的小丫头了。
    苏金枝赶紧用手背抹掉眼泪,仰起小脸强扯出笑意道:“我就是看见大师兄醒了,给高兴的。”
    “能醒来看见小枝,大师兄也很高兴。”
    二人顿时相视一笑,含情脉脉。
    李成未搂着苏金枝腰肢的手骤然收紧,苏金枝痛地敛笑蹙眉,扭头瞪了李成未一眼,没好气地问:“搂够了没有?”
    李成未松了手,然后笑不达眼底地说:“我只是想提醒你,我还在你身边。”
    苏金枝抿唇沉默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喊了声:“清儿。”
    苏金枝转头看去,见是师娘来了,她身边站着一个姿容秀丽的绿衣女子,温婉的就像空谷幽兰上的朝露。
    白鹤清在看见那名女子时,脸色明显白了几分。
    “娘。”
    “师娘。”
    白鹤清和苏金枝齐齐喊道。
    师娘冲二人笑笑,转眸又李成未颔了一下首,便和身旁的女子走了过来。
    那女子走到自然而然地走到白鹤清身边,然后熟络地挽着他的臂弯,侧着头问:“清哥,你怎么出来了?”
    白鹤清身子微微一僵,礼貌地答:“躺久了,骨头僵,想出来走走。”
    第44章 不准任何人抢走
    苏金枝看着蓉儿亲密地挽着白鹤清的手臂, 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她想抬头去看白鹤清, 却没有勇气, 就转眸看向师娘问:“师娘, 这位是……”
    师娘道:“还没有来得及为你们介绍, 这个是蓉儿,你大师兄的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 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狠狠劈在了苏金枝的身上。
    苏金枝彻底呆住了。
    师娘又指着苏金枝和李成未, 向蓉儿介绍道, “蓉儿, 这位就是你们的小师妹,小六, 这位是小六的夫君。”
    蓉儿立即走过来亲昵地拉起苏金枝的手, 细细地打量着道:“原来你就是小六师妹,蓉儿总听谷里师弟们提起你,今日终于得见了, 果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苏金枝扯唇, 想扯出一个笑容出来,扯了扯, 却没扯出来。
    李成未见状,心情舒坦极了,他抱起手臂,反而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起戏来。
    苏金枝缓缓抬头,只觉得自己的头颅上似压了一座山,抬了许久才抬起来。
    她看着白鹤清, 只是还没开口鼻腔里就猛地涌上来一阵酸涩,她强压住心里翻江倒海的情绪,问:“大师兄,我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你有未婚妻?”
    “我……”
    白鹤清欲言又止地望着苏金枝,似乎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却又像有所顾忌似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师娘瞥了一眼白鹤清,忍不住替他解释道:“这个不怪你大师兄没提起,以前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这事也是他醒来后定下的。这事还要从二十多年前说起,那时蓉儿娘是师娘的手帕交,我们感情非常好。清儿出生后,我曾带清儿去看过蓉儿娘,蓉儿娘见清儿小小年纪一表人才,便开玩笑说要将她腹中的孩儿说给清儿。当年蓉儿都没出生呢,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后来蓉儿他们一家去了神京,我们又一直久居在山中,久而久之,音讯就断了,我们也就没把定亲一事放在心上。”
    “后来啊,蓉儿听说你大师兄中毒昏迷一事,竟只身一人找到了神药谷,我们才知道蓉儿娘生了个女儿。这三年多啊,可一直都是蓉儿在亲自照料你大师兄。”师娘笑呵呵地拉起蓉儿的手拍着道,“我啊,对这个儿媳妇甚是满意,只盼着他们两个赶紧把日子定下来呢。”
    苏金枝呆呆地望着眼前其乐融融的‘一家人’,眼眶又涨又热,胸口又闷又痛,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事到如今,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些年,根本就是个笑话。
    现在,李成未一定也在心里嘲笑她吧。
    不过,喜欢大师兄本就是她自己的秘密,既然是秘密那就让它永远尘封下去吧,现在可不是失态的时候。
    苏金枝暗暗吸了一口气,迅速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挂上她在神京时才有的面具笑容,道,“原来如此,那我就先在这里提前叫一声嫂嫂了,”她转向白鹤清拱手,“枝枝祝大师兄和嫂嫂早日完婚,白头偕老。”
    蓉儿一听,跺脚道:“小师妹别闹,八字还没一撇呢。”说完,羞赧地往白鹤清身后躲了躲。
    白鹤清则是定在原地如同石化了一般,脸色似渡了一层惨白的铁灰色。
    师娘见白鹤清脸色不对劲,关切地问道:“清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又不舒服了?”
    白鹤清低下头不说话,只是拄着拐杖的手臂有些颤抖。
    师娘忙对蓉儿道:“蓉儿,想是清儿出来的太久,你先扶他回去躺着,我去叫老白看看。”
    蓉儿点头,双手扶住拐杖,担忧地说:“清哥,我们回去吧。”
    白鹤清猛地抬头看着苏金枝,似有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始终吐不出来,“小六……”
    苏金枝弯起眉眼,“大师兄慢走。”
    白鹤清抿了抿唇,最终还是转身了。
    转身前,他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李成未。
    众人离去。
    苏金枝还看着白鹤清离开的方向不动。
    李成未低头,却见苏金枝眼眶发红,泪盈于睫,却始终固执地不肯掉下来。
    看着她为别的男人流眼泪,李成未的心里就像突然爬进了无数只虫蚁在啃咬,疼地撕心裂肺。
    他紧咬住后槽牙,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不住讽刺道:“你哭什么?明明说喜欢他,还要一脸大度地去祝福他们?你还真是虚伪的很啊!”
    苏金枝的眼泪哗啦一下决了堤。
    她用袖子狠狠擦了一把眼泪,转头就冲李成未低吼:“你懂什么,只要大师兄喜欢我当然祝福他们,但我祝福他们不代表我不伤心,我伤心不代表我不成全他们,你这个不懂爱的人根本什么都不懂。”
    李成未哼道:“我是不懂爱,我只知道若是我喜欢的人,就要不计一切代价的把她留在身边,不准任何人抢走。”
    苏金枝忽然捞起铁链撒气一般砸在李成未身上, “所以也只有你李成未才会干出这样混账的事情。”
    “我是混账,那你呢?”李成未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你可是亲口说过,你不会喜欢心里有别的女人的男人,你大师兄都快成亲了,你怎么还对他念念不忘?”
    苏金枝一噎。
    半晌后,她故意凶巴巴地说:“我是说过,但要看对的是谁!”
    李成未沉下脸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喊:“小师妹!”
    二人一抬头,便看见迎面正走来四个风华正茂的男子。
    苏金枝赶紧低头悄悄地擦干眼泪,然后抬头冲他们笑道:“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五师兄。”
    白玉晨一眼瞧见苏金枝眼睛是红的,他赶紧走上来低头细瞅着苏金枝问:“你师妹,你哭了?”也不待苏金枝说话,扭头就瞪了李成未一眼,“是不是这厮又欺负你了?”
    “不关他的事,是风大,沙迷了眼睛。”
    苏金枝生怕白玉晨他们察觉出什么端倪,赶紧转移话题,“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