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替嫁也有白月光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50节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50节

    “少主他们到哪儿了?”
    “已安全出谷。”
    孟祺兰深深瞥了一眼李温庭的尸体,拂袖转身道:“带上他二人的尸体,撤!”
    见孟祺兰带人离开了,李成未松开了苏金枝。
    苏金枝跪坐在地上,泪水像是突然流干了一般,呆呆地看着人去屋空的草庐,不动也不哭。
    李成未道:“我知道你很难受,但眼下绝不是冲动的时候,你这个时候冲出去只能是白白送死。”
    苏金枝还是不动。
    李成未抬手放在苏金枝的肩上,想要继续劝解她。
    忽然,苏金枝“哇”地一声,向前吐了一口血。
    紧接着,身子一软,向前栽了去,李成未迅速将她捞进怀里,疼惜地摸了摸她的脸,然后将人打横抱起沿着来的路往回走。
    他一路走一路躲,走着走着,突然前面传来一阵纷杂的脚步声,他急忙闪身到一大石后面。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同时响起几声急促却连贯的鸣哨声,李成未神色一松,顿时知道了来者是谁,便抱着苏金枝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常留正要拔剑相对,定睛一看是李成未,顿时一脸惊喜道:“主子!”他收剑快步上前,上下察看着李成未,“你没事吧主子?”
    李成未扫了一眼常留身后带着的十几名死士,问:“没事,你们怎么进来了?”
    常留道:“南山头起火,我们听见了火炮声,路指挥使带着几个人一探究竟去了。我就在原地等着主子,等了许久也不见主子出来,反而撞见了几个功夫不弱的神秘人从谷里出来。后来又见他们折了回去,我便带人悄悄地跟了进来,这才知谷里出了事。我正要命人散开四下去寻主子,凑巧就撞见主子了。”
    “主子,这谷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有,王妃这是……”
    “闲话少叙,先离开这里再说。”
    -
    苏金枝是在一阵颠簸中醒来的,她睁开眼睛后就看见了狭窄的车厢,李成未正靠着车厢闭目而睡,而她则躺在李成未的大腿上。
    她没有问李成未这是打算带她去哪儿,安安静静地坐起了身。
    李成未觉察到她的动静,迅速睁开双眼,看着她问:“你醒了。”
    苏金枝也不看他,只是失魂落魄地抱着双膝,双眼呆滞地望着地板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她没说彻底,但她知道李成未明白她想问的是什么。
    李成未道:“离京之前有人知道我在查你的底细,就给我送了一封信,信中告诉我有关你的真实身份,我便顺着你的真实身份,查到了神药谷的大概位置。”
    苏金枝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李成未会那么快追上她,她缓缓偏头看向李成未,“那日你出现在扬州城外并非你追上来的,而是你早就在那里守株待兔?”
    “是。”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师父就是宣文帝的?”那日李成未同师父说话,她总觉得二人在打机锋,原来不止李成未早知道师父的真实身份,而师父也早知道李成未的来意。
    “我寻到你之后,那人又给我送了一封信,说神药谷的谷主便是失踪已久的宣文帝,还告诉我要想见到宣文帝必须先以身犯险,并随信附送了一份‘穿心子’。”
    果然,李成未服下‘穿心子’只是故意为了让她带他进谷。
    苏金枝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上似压下一块巨石,重地她快要呼吸不过来,她只好仰起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片刻后,她低头,嘴唇被她咬地发白,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给你送信的那人就是我师娘吧?”
    李成未道:“起初我并不确定那个人是谁,如今至少有八分确定是她。”
    苏金枝想不通,“可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就算她想复仇,也完全没必要费尽心思地把你引进谷?”
    李成未蹙眉:“或许……正如她所言,她只是想拿我的人头去祭旗。”
    第47章 【已修】   难道在你心里,就……
    寂静的山庄庭院里, 停放着两口棺材,秦观,秦隐皆身穿斩衰, 正伏在其中一口棺材上失声痛哭。
    凌恒站在另一口棺材旁, 双手颤抖着抓棺木的边缘, 泪流满面地俯视着里面躺着的白玉晨, 死死地咬住牙齿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这时,白鹤惶急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当他看见庭院里停放着的两口棺材后,身子像是瞬间失去了支撑一般, 踉跄着退靠在门框上。
    他难以置信地死盯着两口棺材, 眼睛红地几乎能沁出血来。
    许久后, 他缓缓转过头,白着一张毫无血色的脸, 看向一旁几乎哭倒在沈蓉儿身上的孟祺兰。
    “娘, 这不是真的,你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孟祺兰双眼通红, 伤心欲绝道:“是不是真的, 你自己过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白鹤清缓缓站直了身子,看着眼前的棺材竟然一步都抬不起来, 他求救似的看向凌恒,“二师弟?”
    凌恒悲恸地望着他,嘴角因为隐忍微微抽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他咬唇将脸别到了一边。
    白鹤清只觉被人闷头狠狠砸了一棒, 眼前晃了晃。
    看来娘方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跌跌撞撞地下了阶梯,来到了李温庭的棺材旁,看着棺中闭眼长眠的父亲,白鹤清终于忍不住趴在棺材上,低声呜咽起来。
    “爹,孩儿没用,都是孩儿没用。”
    秦观扭头就往外冲:“我去杀了李成未!”
    凌恒急忙拦住他,“三师弟,你别冲动。”
    秦观虎目圆睁道:“你拦着我做甚,是他带人杀了师父和五师弟,还火烧了我神药谷,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凌恒道:“此事尚有疑点,说不定有误会。”
    秦观暴躁地甩开凌恒的手喊道:“能有什么误会?我们神药谷几十年都没出过事,怎么他一来官兵就来烧山了,除了他还能有谁!要不是师娘,我们几个儿说不定已经跟老五一样,全都死在李成未手里了。”
    这时,孟祺兰一手摁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抬起来指着李温庭的棺木哭道:“都是你们师父心地太过善良,救了庆王那个人面兽心的混账……”
    “永明帝早就知道了你们师父的真实身份,这才派庆王使了苦肉计利用你们混进谷里,再趁机与人里应外合,血洗了神药谷。”她抹着泪道,“幸亏你们师父早有远见,给我留了一支暗卫。又拼死拖延时间,这才将你们几个先救了出来,可他自己却……”
    秦隐忽然道:“师娘,师父真的是宣文帝?”
    孟祺兰点头:“是。”
    凌恒,秦观,秦隐互相看了一眼,又纷纷看向白鹤清,白鹤清抚棺未动,脸上的表情有痛苦有挣扎,显然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不久。
    但这个消息对于他们兄弟而言确实过于突然,又过于震惊。
    昨夜小师妹向他们告别,一想到又要分别,他们四兄弟便挤在一起喝起了闷酒,直醉地昏天黑地。
    不成想,一睁眼,神药谷竟然被毁,师父和五师弟皆被李成未所杀,就连他们也不知何时被人带出了神药谷。
    若不是师父和五师弟的遗体就在眼前,他们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孟祺兰悲痛道:“我知道你们一时很难接受……这事说来话长,还要从当年永明帝率军逼宫时说起。”
    “当年你们师父逃生无门,便带着皇后妃嫔们准备举火自焚。那时的我只是一个不受宠的贵人,陛下并没有命人叫上我。我得知陛下要自焚后,就冲进火里救下了他。幸亏当年我无意间得知宫里有个暗渠可以通到宫外,我便带着他从那个暗渠里逃了出来,躲在一座破庙里。”
    “只是他当时已经被大火烧毁了容颜,整日高热,昏迷不醒。后来有一高人出现在破庙,出手救了他,这才保住了性命。那高人见他毫无求生意志,便开始教授他医术,又带他去救死扶伤,他才渐存了生意。”
    “想必你们已经猜出来了,那个高人就是你们的祖师爷。祖师爷也并非无缘无故地出现在破庙,而是受人所托,至于受何人所托我也不太清楚。”
    凌恒皱眉道:“那师父的脸是怎么恢复的?”
    “他的脸并没有恢复,而是你们的祖师爷把自己的脸给他换上了。”
    三人讶然,没想到师父的那张脸竟然就是祖师爷的脸,难怪这么多年,师父的头发在变白,但是他那张脸始终没有变化。
    孟祺兰悲戚道:“我们躲在谷里这么多年,还以为世人皆已为我们死了,没想到到头来竟然还是被永明帝给发现了,我和你师父原本只想与世无争地过完此生啊……”
    秦观顿时怒道:“永明帝和李成未那对狗父子,我秦观就是死也要报此血海深仇!”
    孟祺兰看了一眼站在棺材旁一言不发的白鹤清,“如今永明帝已经知道清儿的存在,怕是下一步就要对清儿斩草除根了。”
    秦观立即拍着胸脯道:“师娘你放心,我们几个师兄弟拼死也会保护大师兄的。”
    孟祺兰摇头,话里有话道:“光是你们还不够。”
    师兄几人面面相觑。
    孟祺兰走到棺木旁,拍着白鹤清的背脊道:“清儿,你是你父皇活在世上唯一的皇子,当年你父皇被永明帝谋权篡位时,很多朝臣敢怒不敢言,他们一直憋着一股怨气,想等着宣文帝重现人间。那场宫廷大火里,永明帝并未亲眼看见你父皇死在里面,他和那些大臣们在心底里觉得你父皇还活着,所以这么多年,永明帝也一直在暗地里派鹰犬到处打探你父皇的消踪迹。如今你的身世既已暴露,想要活下去,唯有起义。”
    白鹤清偏头,震惊地盯着孟祺兰:“娘,你在说什么?”
    “清儿,你难道就不想替你爹报仇雪恨?”
    “我……”白鹤清面色踟蹰,不是他不想报仇雪恨,而是他一时接受不了自己的身世,更接受不了突然强加到自己肩上的仇恨。
    孟祺兰见状,加重语气道:“你想想小枝,她还在庆王手里,你也看见了庆王是怎么对她的,整日把她当做畜生似的困在身边,你就忍心看着小枝受苦?”
    “……”白鹤清沉默了,他双手缓缓蜷紧,眼里有动摇。
    孟祺兰立即趁热打铁,凑到白鹤清耳边悄悄道:“清儿,娘知道你最在乎的人小枝,也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小枝,你若真想要她,那就从庆王手里把她抢回来。”
    白鹤清瞳仁剧烈一颤,眼里有光芒一闪,片刻后又暗了下来,他垂眸摇头,神色绝望道:“可是娘,您让孩儿拿什么去抢?”
    孟祺兰冲沈蓉儿递了一个眼色,沈蓉儿转身进了屋。
    不一会儿,沈蓉儿端着一个朱漆雕花托盘走了出来,托盘里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楠木锦盒,她双手无比虔诚地奉给白鹤清。
    白鹤清不明所以。
    孟祺兰道:“这是你父皇给你留下的传国玉玺,有了它,你就能夺回你想要的一切。”
    -
    苏金枝站在客栈二楼的窗边,看着外面小船一大小的芭蕉叶子发着呆。
    路成风站在门口同李成未说着话,李成未皱眉听着。
    半晌后,李成未冷笑一声,哼道:“竟然是她。”
    “……先别打草惊蛇。”
    路成风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李成未转身来到苏金枝身旁,柔声道:“还有两日就到神京了,苏家派人去府里传信说祖母病了,甚是想你,回去后我就陪你去看望她老人家。”
    苏金枝站着不动,目光依旧呆滞地望着窗外的芭蕉,“李成未。”她突然喊。
    李成未转头看向她。
    苏金枝撤回目光,缓缓转过头去,平静地看着李成未,语带恳求地问:“你就不能放过我?”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