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替嫁也有白月光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53节

替嫁也有白月光 第53节

    昏迷了三天三夜后,永明帝终于醒了。
    醒来后的第二天,永明帝便在金銮殿召集了文武大臣议事。
    李成未和李润先也在内,苏金枝不可避免的也跟着李成未来到了金銮殿上,自然也引来了不少好奇震惊的目光和议论纷纷。
    永明帝面色苍白的歪在龙椅上,开门见山道:“朕打算御驾亲征。”
    群臣闻言,齐齐下跪喊道:“陛下,万万不可,保证龙体要紧啊。”
    永明帝看了一眼杵在群臣前头的李成未夫妇俩,叹了一下气道:“朕知道龙体要紧,可是叛军害我儿惨死,又连夺六座城池,如今军中群龙无首,若朕不亲征,只怕军心一蹶不振。”
    群臣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永明帝的用意,陈宰辅立即奏请道:“陛下病体未愈,万不能长途跋涉,但叛军委实嚣张,确实需要一位能代替陛下声望的人出征安抚军心,所以老臣恳请陛下,应该再派一位皇子替陛下出征。”
    陈宰辅话音一落,群臣全体附议:“恳请陛下派一位皇子替陛下出征。”
    在这金銮殿上的只有两个皇子,李润先腿有残疾,根本不能出征,群臣如此奏请那就是在逼李成未自行请命。
    永明帝看着李成未不说话。
    所有的人都看着李成未。
    苏金枝也看向李成未,她私心里不想李成未答应,因为他一旦答应出征,那就代表着要和大师兄决战。
    大师兄和李成未,她一个也不想出事。
    李成未却看也不看她,举步越前一步,朝着永明帝拱手,郑重请命道:“儿臣,愿替父皇出征。”
    “好,好,太好了。”永明帝大喜过望地拍了拍膝盖,连忙朗声道,“来人,赐庆王尚方宝剑,以后庆王只要持此剑便如朕亲临,凡事皆可先斩后奏。”
    一出金銮殿,苏金枝忙拉住李成未问:“你为什么要请命出征?”
    李成未挑了下眉头,似笑非笑地问:“怎么,怕我输?”
    “这不是输不输的问题。”
    李成未转头看着远处道:“那你就是担心他会输。”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较真这个,苏金枝道:“你不是不想当皇帝吗,为什么还要请命出征?”只有想立战功,想争权夺利的人才会想着去打仗。
    李成未偏头,定定地凝望着苏金枝,深不可测地勾了勾唇,“自然是为了你。”
    回到慈宁宫后,太后已经得知了金銮殿上的事情,劈头就质问李成未:“谁让你自请出征的?”
    李成未反问:“我不出征,他会要端王去?”
    太后气息一滞,她自然知道永明帝不会派李润先去,但是永明帝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万一有个好歹,李成未人在外面,对这里的一切就鞭长莫及了。
    “你知不知你这一走,端王随时都会捷足先登?”
    李成未意味深长地说:“那就要看皇祖母的本事了。”
    太后抿唇不语,半晌后,她瞥了一眼苏金枝,道:“你去可以,但庆王妃留下。”
    李成未伸出手腕,抖了抖铁链道:“皇祖母只要能斩得断这玄铁特质的铁链,我就让她留下。”
    太后看着铁链目光闪了闪,然后叹了一口气。
    她心知李成未既然这样说了,那这铁链肯定是斩不断了,李成未太过离经叛道,不好掌控,她原想留下苏金枝用来控制李成未,看来只能作罢了。
    -
    永明帝像是生怕李成未反悔,从神京外驻扎的亲卫军里抽调出十万人,命令李成未三日后就出发。
    大家都知道,李成未就是一无法掌控的疯皇子,文不成武不就,派他去前线并不是真的让他去指挥军队打仗,而是让他坐镇,振奋军心的。
    毕竟对面坐镇的是传言中宣文帝遗子,举着为父报仇的旗帜,多少有些名正言顺,他们就需要一个能够压制对方的‘正义’的皇室血脉。
    而此前六皇子之所以会死在战场上,不是因为他立功心切,又轻敌冒进,被人怂恿着孤军深入,又中了敌方的圈套,这才丢了性命。
    不过朝廷这边虽然失去了先头军队,但大军还在,又有杜老将军坐镇,带领剩余的军队且战且退,退到了淮江后,就以淮江为界布下防线,终于将起义军拦在了淮江以南。
    李成未到达淮江大营时,看见的就是双方八百里连营,对峙淮江的情景。
    李成未带着一路上神不守舍的苏金枝进入帅帐时,杜老将军正带着副将在帐中等候。
    杜老将军见李成未生的弱不禁风,身边还用铁链拴着一个小白脸,那表情顿时一言难尽。
    心里想着,这朝廷怕是又派了一个送死的皇子来,心里不由得唉声叹气起来。
    杜老将军原想和李成未探讨一下当下的局势,但见苏金枝喉头平滑,一看竟然是个女儿身,顿时什么心情都没了,草草的寒暄了几句就带着副将忧心忡忡地离开了。
    李成未见苏金枝眉头紧锁,忍不住酸道:“怎么,还在担心你的大师兄?”
    苏金枝无力地瞥了他一眼,似乎不想再聊这个话题。
    李成未冷哼着说:“不过这回谁死在谁前面……就未可知了。”
    苏金枝正色道:“要我说多少遍,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死。”
    “可这是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和白鹤清之间必死一个。”
    “……你放我走,我去劝大师兄,我去让他退兵。”苏金枝目光一闪道。
    “幼稚!”李成未道,“你以为你告诉白鹤清真相后他就会退兵?无论白鹤清为什么起义,从他身份暴露的那一刻,他就注定没有回头路可走,那位也不会给他留活路。”
    苏金枝自然知道,可是让她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眼睁睁地看着李成未和大师兄厮杀,她会后悔一辈子。
    她真的很想见大师兄一面,然后把事实的真相告诉大师兄,至于最后大师兄会怎么选择,只能听天由命。
    可明知道大师兄就在江的另一边,她却不能相见,苏金枝心里不由得焦急万分。她知道李成未不会放她走,想要离开除非李成未愿意放她,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李成未亲自给苏金枝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她。
    苏金枝下意识接过喝了一口 ,然后双手抱着杯子发起了呆。
    李成未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杯子,突然问了一句:“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伤心?”
    苏金枝心头猛地一跳,抬头盯着李成未,警惕地问:“你想做什么?”
    李成未像是没有等到想要的答案,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
    苏金枝皱眉,紧接着,她的头忽然昏沉了起来,眼前的光影迅速变得模糊,她这才意识到李成未在水里下了药。
    她不知道李成未要做什么,心里慌地七上八下,但她有个非常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李成未会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决定。
    于是靠着最后一丝清醒,她飞快地站起来抓住李成未的手,带着一丝恳求道:“李成未,不要……做,傻事。”说完,眼前一黑,身子向后倒下去。
    李成未及时地接住她,看着怀里昏迷后眼睫还在颤抖的女人,李成未低下头,对着苏金枝的眼睫吻了下去。
    许久后,李成未缓缓抬头,轻轻地抱起苏金枝,将她放在榻上,然后拉起她的手,沿着手腕上的锁扣顺着铁链一路回到自己的手腕上。
    李成未紧握住自己的五指,然后用力向内一握,只听“咔嚓”几声脆响,下一秒,他的五根手指扭曲地缩成了一团。
    李成未咬着牙,一声不吭地将扣在他手腕上的锁扣,顺着扭曲的手掌褪了下来。
    他忍着钻心的疼痛往怀里摸出传国玉玺,塞进苏金枝怀里。他眷恋地注视着苏金枝的容颜,似是要将她的模样刻进心里。他的手终是忍不住托住苏金枝的脸庞,反复轻抚。
    冷汗很快沁湿了李成未的衣裳,他翻身往后瘫靠在围子上,脸色煞白地宛如水鬼一般,握着扭曲的左手直吸了一口冷气。
    外面的常留听见动静后立即冲了进来,他一眼看见了李成未受伤的手,急忙冲过去要察看,“主子,您的手?”
    李成未迅速垂下手起身,对常留吩咐道:“带她远离战场,走地越远越好,等战争结束后,如果胜的是白鹤清,就将她送到他身边去。从此以后,她就是你唯一的主子,你要用命护她一生无虞。”
    苏金枝说他不懂爱,那么他就爱给她看看。
    常留骇然道:“主子,您这是要做什么?”
    李成未目光沉沉地眺望着帐外如星辰般的营帐灯火,默然不语。
    是时候该结束这肮脏的一切了,他生而为棋子,谁都想操控他的命运,但他偏要做一颗炸弹。
    他要……毁掉所有的棋局。
    第50章 大结局
    起义军中军某帐, 孟祺兰穿着一身素服,优雅地趺坐在席案前沏了两杯茶。
    过了一会儿,有个身披黑色兜帽斗篷的人被带了进来。
    孟祺兰抬眸, 看向那人, 淡笑:“你来了。”
    那人揭开兜帽露出一张风韵犹存的容颜, 正是永明帝身边的惠妃娘娘, 她向着孟祺兰拱手行礼道:“慧娘见过主人。”
    孟祺兰坐着,她站着, 多少带点居高临下的姿态。
    孟祺兰打量了慧娘一眼,意有所指地感叹:“十年未见, 你看起来比以前更加地……养尊处优了。”
    慧娘神色一变, 立即屈膝下跪道:“慧娘还是从前的那个慧娘, 从不敢忘记主人的悉心教诲。”
    十八年前,孟祺兰曾暗中收养过几个姿色绝佳的孤儿, 其中便有慧娘。她命人教这些孤儿琴棋书画, 还教她们如何献媚,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将这些孤儿们送到永明帝身边, 为她所用。
    这些孤儿里面如今爬地最高的, 就是慧娘了。
    “没忘记就好。”
    孟祺兰抬手将案上的捆好的几包药,往慧娘方向推了推,  “这个东西给你,你想办法下在李成未军营的水里,事成之后,我必不会亏待你。”
    慧娘眸色飞快一闪,点头道:“是。”
    月凉如水,洒在静谧的山巅上。
    山巅古松下, 临渊停着一辆轮椅,李润先坐在轮椅上静静地俯视着淮江两岸,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军营大帐。
    “再见故人有何感想?”他问。
    慧娘从古松的阴影下走了出来,看着前方道:“她老了,也糊涂了,还以为我会和当年一样听话呢。”
    “这些年我替她害了多少陛下的血脉,就连我自己的也……”她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面上露出了恨意,“她为了复仇连自己的儿子也敢利用,还亲手逼死了宣文帝,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在事成之后留下我,我自然是要为自己的后路多考虑考虑。”
    她的考虑就是投靠端王李润先,纵观永明帝诸子,论心机深沉,当属李润先,此人又能隐忍蛰伏这么多,她料定以后必能成大器。
    所以她早早地和李润先达成了同盟。
    “她要你做什么?”
    “她命我将这些毒药下在军营里水里。”慧娘拧着手里的药包荡了荡。
    李润先手叩击着扶手,沉默不语。
    慧娘追问:“殿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李润先道:“毒药别下。”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