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荼靡 chapter8

chapter8

    上午十二点,萃芝堂的张舒宜如约前来。
    张家经营的萃芝堂起于上世纪四十年代,老一辈传承下来的精致手艺在圈子里获得了一大片拥趸。孟清清出身大家,母亲王颖荷钟爱旗袍,逢重要会客场合均偏好着旗袍示人。
    此番老太太生日,孟清清为投其所好,于是约了张舒宜替自己和两个儿媳裁制一袭新旗袍。
    孟清清选了面朝花园的小会客室接待张舒宜,苏莞尔陪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两人寒暄,从日常养生聊到最近的天气,说要当心秋燥,平时最好多饮些淡茶、羹汤。
    后来两人又聊到张舒宜身上穿的那件旗袍,不得不说美人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韵味,晕染蓝底搭大簇粉白芍药的亮面绸缎将她的直肩细腰衬托得淋漓尽致,顾盼间极是动人妩媚,似是飘飘渺的一阵香风。
    苏莞尔暗叹论姿色论仪态鲜有人能比得过张舒宜,转眼见容凝被叶璟岳搀扶着进来,恍悟若要编排相貌又怎么能忘得了容凝呢,论娇颜,她也是真绝色。
    人都到了场,张舒宜便细致地开始替叁人量尺寸,等把数据都记录妥当了,跟着她一起来的小助理便捧出几本相册来让孟清清过目,供她挑选心仪的旗袍款式。
    孟清清饮了口茶,翻过一页相册与张舒宜谈道:“张小姐眼光独到,有什么珍藏的款式和料子能推荐来看看的?”
    “您的话可以试试琵琶襟的旗袍,领口就做成元宝型的,这种制式对头颈比要求较高,恰恰能衬映出您纤长的身段。”
    “这节气旗袍就做成短袖的好了,我之前收了条雪色兔皮披肩,毛质极好不掺杂质,回头您看了如果喜欢,我可以借您穿戴几日。”
    孟清清被这话刺得蹙眉,这张舒宜倒比她外表看上去得蠢多了,竟然也是个没眼色的笨货,“那多不好意思,张小姐说个价我买下来就是了。”
    “夫人说笑了,那兔毛披肩于您来讲并不值什么钱,我之所以收着它纯粹是因为职业使然,让我喜欢攒些各式各样的好玩的小物件罢了。”张舒宜睇着孟清清笑了笑,又接着往下说:“接手萃芝堂以来,我也收了不少品质上乘的好东西,等您过后来试衣,我带您好好逛逛,若有看得上眼的,您尽可拿走,我绝无二话。”
    “那怎么好意思。”
    “好物配好主,我从第一次认识您以来就特别喜欢您,所以就当是我对您的一点心意好了。”
    容凝量完了尺寸,窝在落地窗前的贵妃榻上边晒太阳边吃叶璟岳给她送来的猕猴桃果切,间歇处还不忘与苏莞尔咬耳朵:“难以相信,居然有人能在惹恼了孟女士之后仅凭叁言两语就把她哄高兴了的,这位张小姐真是厉害。”
    容凝学了叶璟岳的口癖,偶尔称呼孟清清为孟女士。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莞尔总觉得张舒宜对自己有股莫名的敌意,比如刚才测量头身尺寸,当那位腼腆的小助手记录下她的身高时,她明显感觉到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
    容凝仍陷在崇拜里,小声跟苏莞尔建议道:“哎,我们要不要向她请教一二,等哪天惹了祸倒可以派得上用场。”
    “你跟这位张小姐很熟吗?”
    “之前陪着孟女士见过几次。”容凝凝神回忆道:“说起来,阿……大哥好像也见过她。”
    容凝意识到自己的口误,咬唇可怜地偷觑着苏莞尔的脸色。
    苏莞尔只觉无奈,“凝凝,你跟叶璟和认识这么久,想怎么称呼他是你的自由,不用刻意照顾我的感受。”
    “你不介意吗?”
    大概是怀了孩子就会变得爱哭,容凝的眼眶里迅速晕起两团水雾,真真是我见犹怜的艷色,饶是苏莞尔都不得不折服,小心地屈起指尖替她擦掉眼泪,“怎么会呢?你们都是完整的个体,说话、做事都不需要受到别人的影响。”
    容凝皱着鼻子悄悄跟苏莞尔吐槽:“阿岳就很介意,不准我那样叫大哥。”
    “叶璟岳就是浸在醋坛子里的恶霸,你见他什么时候讲过道理了?”苏莞尔又接着逗她:“何况我们凝凝长得这么好看,要是我我也不愿意你对别人亲近。”
    “坏莞尔,总是这么爱笑话我!”
    “我说的都是实话。”苏莞尔举着手掌随意发了个誓:“不信罚我下次买到超级酸的橘子。”
    容凝笑倒在苏莞尔肩上,说:“这可是你说的哦,我要亲自监督你吃下去。”
    “好啊,到时候分你一半让你陪我一起吃。”
    “我才不要!”容凝闹着冲苏莞尔装凶,那头孟清清闻声望过来,敛起神色唤两人过去:“快别闹了,过来看看衣服喜欢做成什么样式的。”
    “就来!”容凝扬声应道,转而背转过身冲苏莞尔吐舌搞怪。
    苏莞尔抿着唇笑,小心地牵着容凝下榻,让她趿着软底鞋去到孟清清身边。
    孟清清早有不满,见两人过来了,把矮几上的相册一推,就由得她们折腾去了。容凝是个会看眼色的,知道孟清清嫌她们对做衣服这事不大上心,立刻偎着孟清清撒起了娇,哄着说了几句俏皮话就叫孟清清不计较了,更让了半榻圈椅与容凝凑在一处翻看相册。
    苏莞尔习以为常地立于一旁,抬眼间与张舒宜四目相对,刚弯了眉眼就叫她冷淡地移开视线忽略了过去,只剩苏莞尔还尴尬地挂着叁分淡笑。
    苏莞尔实在佩服自己的直觉,果然叫她猜的没错,张舒宜确实对她有抵触情绪,转而她又想到刚才容凝说过张舒宜和叶璟和见过面,如果是她想的那样,这一切似乎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叁人选定了料子和样式,孟清清便跟张舒宜约好了半月后去萃芝堂试衣。张舒宜让助理记下了时间,又再喝了些茶便要告辞。
    孟清清一路把人送到门口,前院里那棵刚冒出些花芽的老球桂就顺着暖风扑来一阵淡香。
    秋日天高云淡,张舒宜抬头望了眼宽广的天穹,笑着跟孟清清道:“这时节的天气真是好,让人就想找个地方晒晒太阳躲个懒。”
    虽然两人刚才稍稍有些不愉快,但孟清清越看越觉得与张舒宜有眼缘,于是大方邀请她道:“下午我们要去浮玉山喝茶,如果张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道。”
    “贸贸然打扰,会不会不太好?”
    “一杯茶而已,算不上什么的。”
    张舒宜梨涡浅浅,笑得越发灿烂了:“谢叶太太的好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容凝落在孟清清身后,闻言拿手肘撞了撞苏莞尔:“我不禁要再感叹一遍,这位张小姐的手段未免也太高明了吧?刚才叁两句就把孟女士哄高兴了不说,现在还把她带着跟我们一起喝茶!据我所知,她们也没见过几次面啊,怎么会感情发展这么迅速的?”
    “可能是妈妈单纯欣赏她吧,哪会有人不喜欢美人的?何况这个美人还擅长投其所好。”
    后来苏莞尔自省这话是说的有些过分了,她何尝不也是在学着投孟清清所好呢?但大概是因为她始终找不对方法,才会让她对张舒宜有莫名的敌意,进而对她产生了可笑的危机感。
    “那你喜欢嘛?像她这样的美人。”
    “喜欢啊,她长得多好看啊。”苏莞尔说,“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哟!”
    “为什么?”容凝满脸困惑,一时嘴快道:“你不是应该最喜欢大哥嘛?”
    容凝说完就后悔了,苏莞尔有片刻的愣怔,然后用苦笑掩盖了失落,“因为你在我眼里是最美的美人啊。”
    “原来是这样。”容凝捧起脸逗情绪明显不高的苏莞尔开心,“不过没办法啊,谁让我妈妈把我生的这么美呢!”
    苏莞尔佯怒,配合着去揉容凝的脸,继而又把话题转回到了张舒宜的身上,“但是像她这样厉害不好吗?刚才你不是还说要跟她讨教讨教怎么哄妈妈开心来着的?”
    “可她这样八面玲珑得太吓人了,笑成那样,”说着容凝用手指牵动两边的嘴角勾出一个笑来,“我都不知道她对着镜子练过多少回,怎么能连细节都能掌握得恰到好处的。”
    廊下,孟清清和张舒宜转身往回走,苏莞尔迅速握住容凝还傻傻放在嘴边的手指,为避免被识破胡乱扯了句闲话:“不是这边,我来帮你擦吧”。
    孟清清太了解容凝了,知道她那副心虚的模样肯定是背着她做了坏事,便故意她问道:“两个人讲什么呢笑成这样?不如也说来与我听听?”
    “没什么!”容凝扬声道:“妈妈你要吃猕猴桃吗?陈姨今天买的猕猴桃好甜。”
    张舒宜好玩地瞧着容凝扮乖,同孟清清打趣道:“叶中校真是好福气,娶了位如此可爱的小娇妻。”
    孟清清看着也是欢喜的,但她知道不能给容凝这家伙太多的阳光,不然她就该灿烂过头了,“不准胡闹!还不赶快上楼去收拾一下,我们待会儿就要出发去浮玉山了。”
    “去浮玉山的半陇山舍吗?”
    “嗯,你前些天不是说馋它家做的松仁玉米么?正好今天天气不错,吃完还可以在露台上晒晒太阳。”
    “好耶,我这就去收拾东西。”容凝雀跃地拉着苏莞尔一起,“阿岳前两天买了好多吃的,莞尔你挑挑有什么想吃的,咱们一起带去山舍边吃变晒太阳。”
    张舒宜看着远去的两人,突然说道:“叶太太的两位儿媳,看起来倒是完全不一样的性格。”说完又怕孟清清误会自己是在对人家评头论足,淡笑着又添了句:“都是讨人喜欢的妙人。”
    “张小姐说笑了,不过是家里的两个小子喜欢罢了。”
    “千金难买真欢喜,只是很难想象叶教授会爱上像苏小姐那样子性格的女生。”
    孟清清倏地就从张舒宜的话里觉察出那么些掩饰不住的心思来了,就见她微偏了头从容地睇过去一眼,要笑不笑地细细打量起了张舒宜。
    到底是道行不够,张舒宜被看得方寸微乱,强自淡定地微笑道:“怎么了?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孟清清突然觉得有那么些无趣,冷了眉眼凉道:“凝凝收拾东西恐怕要耽误一些时间,不如我们再去喝杯茶好了。”
    张舒宜应了声好,同时在心里记下了孟清清的忌讳,而后再没提一句与苏莞尔有关的闲谈。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