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荼靡 chapter24

chapter24

    叶璟和先于苏莞尔一步在桌边坐定,陈姨给他端来了小米汤,又临时焯了段藕做凉拌,盛在小碟子里放到了叶璟和的面前。
    蟹黄汤包拢共四个,叶璟和一天都没怎么进食,容凝便分了一个给他尝鲜,“少吃点尝尝味道就好。”
    “你大哥感冒,吃不了这么油腻的。”孟清清抬睫冷淡地往那份汤包上扫过去一眼,“还是给莞尔吃好了。”
    苏莞尔端着餐盘在叶璟和身旁坐下,海鲜粥有些凉了,她抚着碗沿摩挲残余的温度,“凝凝吃吧,我吃粥就够了。”
    “这粥不是……”容凝一时嘴快,指着那碗粥看向叶璟和。“你管那么多干嘛?”叶璟岳屈指弹了下容凝的额头,拿醋裹了细姜丝给她配汤包吃。
    苏莞尔买回来的那些吃食,叶璟和到最后一筷子都没有动,他喝完了汤水就称不舒服想要上楼休息。
    老太太看不得他这副病态,心疼他就让他去了,等楼梯那儿终于没了声音,才瞪着眼睛看向叶则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要紧事,让你舍得对阿和下这么重的手?”
    “小事而已,妈您就别操心了。”
    “小事你把那孩子打成这样?早上医生过来说再烧下去可能就成肺炎了,吓得我这一天心里都不踏实。”
    “他就是身体素质太差才受不得我一顿打,”叶则章倒是心大,“挨过这次下次就好了。”
    老太太却不由惊道:“你还想有下次?我告诉你,叶则章,阿和这孩子你要是敢再动一下,我拼了这把老骨头都跟你没完!”
    “妈,那小子都是那么大的人了,我教育他您能不能别插手?”
    老太太不服,蹙着眉头还想反驳,却被叶老爷子截断了她的抗议,“小辈的事你就让则章去管吧,他心里有数,你就别操心了。”
    老太太受了俩父子的阻拦,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合着这个家里只有我是在心疼他的伤心疼他的病是吧?我真该让你们瞧瞧早晨他煞白着脸色躺在床上的样子,硬是连口水都难受得喝不下。”
    “我今天就把话放这儿了,阿和是我一手带大的,往后你们要再敢欺负他,我头一个不答应,不信的话,就尽管来试!”话落,老太太气咻咻地连饭也不吃了,一怒之下离了饭桌回房去了。
    叶岚让陈姨赶紧跟过去看看情况,一转头又责备起了叶则章:“你明知道阿和身体差还下手没个轻重的,自己的儿子自己不知道心疼,你说你像话吗?”
    叶则章自知理亏。难得肯向叶岚认错:“这次确实是我操之过急了,下次我会注意分寸的。”
    饭后苏莞尔去给叶璟和送药,陈姨喊住她叫她稍等下,从厨房里又端了盅新煲的雪梨汤出来让苏莞尔一并带上楼去,“我替阿和换了个新鲜的,他要再不吃你就说是老太太强迫的,他肯定就听话了。”
    苏莞尔稀奇,“奶奶的话那么有用吗?”
    “是啊,阿和是两边的老人轮流带的,所以他最听他奶奶和外婆的话了。”
    是这样么?
    苏莞尔存疑,上楼后整理了番情绪才敲响了门,里面模糊地传来了一句叶璟和的‘进来’。
    等开门进去的时候,苏莞尔突然就有了些紧张,下意识地回避叶璟和投掷过来的目光,“感觉还好吗?我给你拿了药,饭后半小时你记得要吃。”
    叶璟和放下了手里的书,看了眼托盘里的东西,说:“鲜姜雪梨汤我不喝。”
    那股紧张感更强烈了,苏莞尔低头看着瓷盅,斟酌措辞,“嗯,这个是奶奶特意叮嘱让你喝的。”
    “奶奶叮嘱的?”叶璟和语调微扬。
    “是啊,她说汤水驱热,你热烧刚退,需要多喝。”
    “苏莞尔,撒谎的时候记得看着被你骗的那个人说,不然你这个样子很难有人会相信。”
    “我没有……”苏莞尔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望着叶璟和神情真挚,“感冒多喝水总是没错的。”
    “那奶奶有没有告诉你,我其实不喜欢吃生姜?”
    叶璟和的意味不言而喻,苏莞尔再迟钝也听出了他话中的讥讽,她的谎话从一开始就被他看穿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叶璟和冷哼,语气似有埋怨:“不是有意可你却还是骗了。”
    苏莞尔无力辩驳,她想陈姨的本意是好的,但两人却都没料到叶璟和会如此的不配合,“我原本是想你能快点好起来的。”她勉强笑了下来缓解尴尬,“看来用的方式好像不大对。”
    门外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叶则章的声音随之传来,“方便进来吗?”
    叶璟和朝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翻手扣上书本便起身去给叶则章开门。
    门外除了站着叶则章之外,孟清清居然也在,她顺着半开的橡木门扇往里看,视线快速扫过苏莞尔之后就收了回来。
    叶璟和侧身退后半步,让出位置方便叶则章和孟清清进来。
    “把门关上,我有话要同你们两个聊。”叶则章坐在了叶璟和习惯坐的那张沙发上,抬手指了指房门向叶璟和发号施令。
    叶璟和依言照办,回来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挑了相对着叶则章方向的单人沙发坐下。
    叶则章似有不满,剑眉微蹙,目光沉沉地睇着叶璟和。不过他的不满很快就淡了,因为叶璟和坐下时,动作很明显地顿了一下,脊背挺直着没有靠向沙发。
    叶则章表情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再开口时语气稍稍放柔了些,“感冒好点了吗?家庭医生看过后是怎么说的?”
    “好些了。”叶璟和的回答依然言简意赅,甚至还跳过了要详说的那个问题。
    叶则章叫叶璟和这模样气的脾气又上来了,他性子急,遇上叶璟和这种性情沉静的,总是不自觉要生气,“你跟长辈说话就是这种态度?”
    “您想我是什么态度?”
    瞧着叶则章立刻阴沉下来的脸色,苏莞尔都替叶璟和捏了把汗,她很难不怀疑如果不是她这个‘外人’在场的话,叶则章大概不会对叶璟和有这样的忍耐度。
    孟清清出来打圆场,她拍了拍丈夫搁置在膝盖上的手背,柔声劝道:“不是来跟阿和好好谈话的吗?怎么一两句又要吵起来了?他身上还有你打的伤在呢,再要动手我也跟你急了啊。”
    叶则章这头炸了毛的老虎将就着暂时被孟清清安抚住了,他抿着唇收敛了些怒火,直接跟叶璟和开门见山道:“关于网络上的那档子事儿,你说是谣言,我就暂且信了你,可你别觉得这事就这样翻篇了,限你一周之内给我一个明确可靠的解释,这你能做到的吧?”
    “可以。”
    “好,一周之后如果你给不了我一个合理的答复,我将直接联系你们院领导,看要对你做出怎样的处罚。”
    “随便你。”
    叶则章最不满意叶璟和这种轻飘飘的态度,瞪着眼睛怒道:“别以为有你奶奶有你妈护着你,我就不敢打你!昨天那顿还是我手下留情的,再有下次,我非好好修理你一番不可!”
    叶璟和反骨,似是还嫌身上伤的不够重,“您随意,我若敢求饶半分,往后也别叫我姓叶了。”
    “逆子!”叶则章显然被气着了,随手抄起矮几上的瓷盅砸过去。瓷器应声而碎,雪梨汤撒了一地,袅袅香气漫开在房间里。
    “叶璟和!”孟清清低喝一声,不赞同地蹙眉看着他:“怎么说话的?还不快跟你爸道歉!”
    叶璟和抿唇不语,倔犟地微抬着下颌不肯认错。
    大概从前经常被这样气到,叶则章缓了片刻,脸色勉强较前头略晴朗了些,“还委屈上了?我打你也是你应该受的!身为人民教师却传出那样的腌渍事来,不管是真是假,都体现了你个人作风有问题!”
    “好了好了,你也少说几句。”孟清清见势不妙,忙劝叶则章消停些,“阿和都被你打成这样了,再不依不饶的,莞尔跟我就该更心疼了。”
    孟清清突然就把苏莞尔扯了进来,还故意将她放在了前头,引得叶则章循向望了过去。
    苏莞尔紧张到不行,指尖掐着掌心让自己看上去更镇定些。
    “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们都弄错了重点。”孟清清扶了扶耳边的碎发,“知子莫若母,我是相信阿和没做过这事儿的,但抛开这点,莞尔是不是相信阿和,也很重要啊。”
    苏莞尔猝不及防被问及,组织了语言回道:“我……我当然是相信他的啊。”
    话落,叶璟和的视线就投过来了,苏莞尔心如擂鼓,眨了下眼睛只做不知。
    “可你的样子看上去好像并不是这样。”
    孟清清分明是笑着的,苏莞尔却觉得她那笑底下藏着几分敌意,猜想她大概是为了报须臾前,自己质疑她是否偏帮叶璟岳的私仇。
    “妈妈这是在质疑我吗?”此刻的苏莞尔像极了一只竖起全身硬刺的刺猬,做好了自保的战斗准备。
    “这倒没有,我就只是单纯好奇罢了。”孟清清冲着叶璟和笑了下,今晚第二次夸苏莞尔道::“阿和真是娶了一位好妻子。”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