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荼靡 chapter29

chapter29

    隔着苏莞尔,苏哲状似无意地向叶璟和那边乜过去一眼,后者恰好也往这边看过来,两人的视线交错了一瞬便又分开了。
    苏哲把那杯被苏莞尔晾在手边的茶拿了回来,又添了些热的端着喝掉了。
    “哎?不是给我倒的茶吗?你怎么就喝了?”苏莞尔将确认好的菜单递还给候在门口的服务生,刚想找热茶喝,就发现杯子被苏哲拿走了。
    “你不是不想喝么?”
    “我没有啊,”苏莞尔无辜,探身拿过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想了想又问叶璟和,“你要喝茶吗?”
    “我喝热水。”
    桌上只有一壶热的大麦茶,苏莞尔环视了一圈,最后从靠窗的置物架上找到了保温水壶。她起身拿过来,替叶璟和倒了杯温水。
    苏哲看着苏莞尔这幅狗腿的样子冷哼,“姐夫是身体不舒服么?”
    “他感冒了,”苏莞尔做了叶璟和的发言人,“昨晚热烧才退。”
    “最近天气也不冷,怎么就感冒了?”苏哲面上显出几分关心,实际则是:啧,这身体素质……
    叶璟和低头喝水,权当听不出苏哲的深层意思,倒是苏莞尔又出头帮他开脱,“身体好坏跟感不感冒也没有必然关系吧?身体好的人也会感冒呀!”
    “所以感冒就表示体虚了么。”
    苏莞尔一时哑口无言,总不好说叶璟和的感冒是被叶则章打出来的吧?
    “比起我,你的情况似乎更不大理想。”叶璟和闲适地向后靠住椅背,“睡眠不足很容易导致精神衰弱继而引发其他的身体疾病,你要多注意了。”
    “谢谢姐夫关心,我会小注意的。”
    两人之间隐隐有股剑拔弩张的气氛,这叫苏莞尔有些为难,她不擅长应对这种场合,只能提着保温水壶小声问叶璟和,“要再喝点水吗?”
    苏哲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傲娇地将空了的杯子放到苏莞尔面前,“姐,我要喝茶。”
    苏莞尔依言欲替苏哲倒茶,她想着不过是顺手罢了,倒是叶璟和看了眼苏哲,把水杯重新推还给了他,“想喝茶可以自己倒的。”
    苏哲没恼,拿回杯子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朝苏莞尔那儿晃过去几缕目光。
    苏莞尔被瞧得脸热,咬着杯沿不甘示弱地看回去,掩在茶杯下的嘴角有些许上扬。
    叶璟岳和容凝很快就回来了,只是后者低着头满面通红,提着手袋由叶璟岳霸道地揽在怀里。
    两人看上像是消解了矛盾,叶璟岳大剌剌地在桌旁坐下,跟苏哲打了声招呼后问道:“你们菜点完了吗?”
    苏莞尔:“点好了,单子在置物桌上,凝凝你看看还有没有想吃的。”
    苏哲离着近,探手够了菜单便放到容凝面前让她确认。
    室内的光线很亮,容凝微抬下颌浏览着菜单,叶璟岳闲来没事,硬是挤过去颗大头跟着一起凑热闹。
    苏哲掷向容凝的视线还未完全收回,大脑先于意识地指着唇角跟她道:“容凝姐,你这边好像流血了,是天气太干燥了吗?”
    容凝先是怔了几秒,而后脸色爆红,急急拿手掩了唇瓣,支吾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叶璟岳是个脸皮厚的,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掌住容凝的脸颊佯装真挚,“我看看,什么时候破的这么不注意?回去得提醒你……哎呦!”
    容凝狠狠捏了把叶璟岳腰间的软肉,着急忙慌地又去捂他的嘴唇,“叶璟岳!”
    叶璟岳两手做投降状,另一边却拿舌尖恶意地舔舐过容凝的掌心。
    容凝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瞪着叶璟岳作势要打人。
    叶璟岳见真惹恼了容凝,才终于不敢放肆,拢着她的肩膀轻哄。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苏哲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手指摸着鼻尖颇有些不知所措。
    苏莞尔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叶璟和,生病的人已经够可怜的了,再叫叶璟岳和容凝秀的恩爱刺激到,恐怕病都要痊愈得慢些。
    不过好在一切如常,叶璟和照旧拿着杯盏慢吞吞喝水,连眉睫都没有抬起来过半分。
    苏莞尔如释重负,又将苏哲的杯子倒满了催促他喝茶,只是转开视线的瞬间,错过了叶璟和轻飘飘望向对面的那道目光。
    人都到齐了,叶璟岳叫来服务生上菜。
    容凝从叶璟岳的怀里挣扎出来,拢着身旁座位上的购物袋翻找东西。
    苏莞尔无事可做,双手撑着下颌看窗外渐浓的夜色。
    锅底和菜码上得很快,牛骨熬的汤底漾在铜锅里鲜香扑鼻。苏莞尔替每个人都盛了碗热汤,然后拿着公筷忙碌地下新鲜的食材。
    容凝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沿着桌面推到了苏哲的面前,“预祝我们阿哲生日快乐。”
    是一台最新款的智能手机,市面上还苦于缺货困扰,容凝就轻松拿到了热销色号。
    “谢谢容凝姐的心意,但是礼物我就不收了。”苏哲自然是不会要的,笑着又将手机推了回去。
    以往也送过苏哲东西,可他一律都回绝了,容凝知道少年心气高,灿笑着冲他眨眼,“这是我跟你姐姐一道选的,你忍心连莞尔都拒绝嘛?”
    “明明是你出钱出力的,怎么算上我了呢?”苏莞尔明白这是容凝的好意,可她也觉得收下不妥,“真的太贵重了,苏哲还在上学,没必要用这么好的手机。”
    “怎么会没有必要的?”容凝神情诚恳,列举了一系列使用的必要性,末了又做总结,“男生都喜欢科技的嘛,何况阿哲还是学计算机的,多接触这些总没有错的。如果觉得太贵重,就当是我跟阿岳一起送的好了,两个人分担就没那么不好接受了吧?”
    可苏哲态度依然坚决,手机这事真就没得商量。
    “那就算是我们在座的四个人一起送你的可以么?”叶璟岳是不允许容凝的心意掉在地上的,“别像你姐姐似的有那么重的思想负担,一台手机罢了。”
    叶璟岳变着法儿地用言语朝苏莞尔施压,苏哲心下不喜,于是愈发地抗拒起来。
    “阿哲收下吧。”苏莞尔鼓励般地拍了拍苏哲的肩膀,“等凝凝生了宝宝,姐姐连同你一起回份礼物就是了。”
    苏哲听罢,勉强缓和了脸色收下了那台手机。
    桌台上历经了这样一场事,气氛倏地就冷下来了。
    叶璟和仍旧兴致缺缺,吃了没几口就停了。
    苏莞尔怕他晚上会饿,问他要不要点些别的熟食来吃。叶璟和推说不用,拿了手机说要去外面打个电话。
    容凝不明所以,以为叶璟和是要走。到底是曾经相爱过的恋人,容凝没办法对他做到完全的忽视,忐忑地看着叶璟和道:“大哥是要走了吗?”
    容凝觉得叶璟和肯定是生气了,她这样跟叶璟岳亲密,无疑是对他又一次的伤害,可当初明明也是他……
    叶璟和看不得容凝泫然欲泣的模样,他自认对她仍有残存的妄念,男人的劣根性在于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何况昨晚苏莞尔还同他讲,最初容凝委身叶璟岳是被叶璟岳强迫的事实。
    “我很快回来。”
    “你倒是好玩。”叶璟岳抚着容凝颊边的碎发拢到耳后,他分明是笑着的,只是笑意未及眼底,“比大嫂还着急大哥要去哪儿。”
    “我没有!”容凝最先望向苏莞尔,着急忙慌地解释,“莞尔,我就是好奇而已,还有这么多东西没吃呢,人走了多浪费呀。”
    苏莞尔暗叹容凝的借口拙略,他们这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可以眼都不眨地买几十万的包包,又怎么会对一桌子菜心疼,“我知道,我才不听叶璟岳的浑话,他就是闹着你玩儿呢,他这人最小肚鸡肠了。”
    “苏莞尔,你说什么呢!”叶璟岳的怒火烧及无辜,“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你今天到底有完没完了!”容凝再好的脾气都忍不下去了,从出门开始,叶璟岳就处于极度易怒的状态,稍有摩擦就控制不住火气,简直是个移动的危险物品。
    “你这话不对啊。”叶璟岳靠向椅背,左臂搁置在容凝的座椅上,“我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惹得你这样指责我?”
    看来刚才两人的独处并没有让矛盾消除,容凝抿着嘴,脸上少见地没了半分笑意。
    “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苏莞尔提议,“没吃的菜品凝凝你打包了带回去,锅底也让老板打包一份儿好了,明天在家让陈姨做给你吃。”
    “我不想吃了,”明天再吃会让她想到今天叶璟岳给她的难堪,“还是莞尔你拿走吧,不要的话就算了。”
    苏莞尔望着满桌还没动的新鲜海鲜,忽略掉叶璟岳的似笑非笑,扬了嘴角道:“那我拿回去吧,不要好可惜。”
    叶璟岳听了这话,立刻拉着容凝先走了。
    叶璟和特意慢了一会儿才出去,离开之前跟苏莞尔说在停车场等她。
    “不用了,我跟苏哲回我的租屋。”苏莞尔说,“就不麻烦你送了。”
    “这边位置偏不好打车,我送你。”叶璟和坚持。
    “好,那我打包完了就过来找你。”
    “你不会去的,对不对?”苏哲从窗子里望出去,见叶璟和走远了才回头问苏莞尔。
    “我查过交通了,这边附近有地铁站,去我那儿还挺方便的。”
    苏莞尔问服务生要来了打包盒,认真地将没动过的菜品仔细归拢至塑料餐盒里。
    大概这边接待的一直是非富即贵的顾客,服务生拿来打包盒的时候特意上下打量了苏莞尔一番,以为她是跪舔有钱人的便宜货色,因而连标志的笑容里都参杂进了叁分嘲讽。
    苏莞尔权当没有看见,走之前还笑脸盈盈地向那个服务生道了声谢谢。
    服务生的脸色非常的好看,青红白赤的,从牙缝里硬挤出'不用谢'叁个字。
    苏莞尔跨出大门的时候还在呵呵笑,苏哲扶着她的手肘让她仔细着门槛,“就这么好笑?”
    “谁让那个服务生那么好玩。”苏莞尔指挥苏哲右转绕开停车场,“明天我去买只鸡,吊鸡汤给你煮海鲜吃。”
    “你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都拿回去?”苏哲看着鼓鼓的包装盒,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以前你从来不会这样的。”
    “我怕浪费啊。”苏莞尔笑道,“而且海鲜确实不错,我想拿着给你吃呢,你熬夜比赛,得吃点好的。”
    “你是觉得这样不好吗?”
    “有点。”苏哲老实说,继而又补充道:“不过后来我一想,你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更何况浪费确实不好,被瞧不起就瞧不起呗,好吃的落在肚子里才是真的。”
    “抱歉啊,没有提前顾及到你的感受。”少年人的自尊心总要来得更强些的,苏莞尔能够理解,“只是就算你反对,我还是会拿的。”
    “反正以后接触的机会也不多了,他们怎么想的我才不管呢。”苏莞尔学着苏哲的语气重复道:“好吃的落在肚子里才是真的嘛。”
    苏哲停下来,仔细地审视着苏莞尔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表情,“你之前都是这么压抑不开心的吗?”
    “差不多。”苏莞尔将右手上的东西换到左手来提,捧着半边脸颊回想过往,“感觉一直融入不进去,每个人对我很好也对我很不好,看我的感觉总是贴上叶璟和的附属物这样的标签,让我觉得始终跟叶家人隔着些距离。”
    说完又觉得不好意思,“你忙比赛已经够累的了,我是不是不应该跟你说这些?”
    苏哲执意包揽了苏莞尔手上的重物,“没关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是彼此最亲的亲人,所以你所有的不开心都可以跟我讲。”
    “我们家的小弟弟真是长大了呀。”苏莞尔定定地看着苏哲笑了,“真好呀。”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