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荼靡 chapter32

chapter32

    周日下午的咖啡店,生意好的出奇。
    叁人到的时候是下午一点过几分,离跟良哥约定的时间还有些空余。来之前,宗卓跟开工作室的朋友打了招呼,称想借用下后半室的画室。
    那朋友颇为爽快,当即就答应了宗卓,“完成的画作都搬去展馆了,里面可能会很乱,别介意啊。”
    “没事,我们就是走个过场,等有空了请你吃饭。”
    朋友一迭声应了就挂了电话,宗卓领着张弛进了画室,剩叶璟和到咖啡吧台那儿点单。
    据张弛的描述,良哥大概叁十五上下,一头板寸,一双细长的眼睛,鼻梁很挺,刀锋似的隆起在中庭,因为早年当过兵,所以一直保持健身的习惯,臂膀上夯起的全是肌肉,“反正人来了你们一眼就能认出来,他那身气质哪是逛咖啡店的主啊。”
    等到快两点的时候,店门门梁上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有人正推开门走进店里。
    那人穿一件黑色夹克衫,里面搭一件同色纯T。他环顾四周见是家咖啡店,还以为走错了场子,又退到门外去看门牌号码。
    张弛就等在前后室的门廊那儿,一见那人便冲他热情招手,“良哥,这儿呢,我在这儿。”
    为求逼真效果,宗卓特意找了个石膏模型给张弛的右脚套上,远了瞧倒是能把人骗过去,但不能细看,因为多看几眼就知道这玩意儿是假的了。
    好在张弛是个机灵的,等良哥一靠近就揽住他的肩膀,将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良哥,我都等你好久了,你就不能提前点儿来看我啊?”
    他一面说着一面让良哥带着他往里走,觑空又冲斜后方的宗卓打了记眼色。
    良哥先入为主地觉得对不住张弛,也没细究就跟着他的步调走了,待听到身后的关门声时,才觉察出其中的蹊跷来。
    他是个狠的,当即就把张弛从身上薅了下来,反剪过胳膊将人控制在了手上。
    张弛这次是真疼,‘哎呦哎呦’地喊得起劲,团皱着张脸求良哥放了他。
    “你们是什么人?”
    叶璟和也不想跟这个良哥废话,直接道:“我是叶璟和,那个帖子是谁让你找人发的?”
    “哦,你是那个大学老师啊。”良哥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这么快就能找上张弛,看来是这小子跟我吹牛了。”
    事关吃饭的手艺,张弛觉得有必要替自己辩解两句:“良哥,这你不能怪我啊,人家财大气粗砸了钱了的,能把我找出来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我没给你钱么?”
    “你那点钱我叫完几顿外卖就用光了,跟人家花钱的规模没法比啊。”
    良哥无语:“你猪啊!这么会吃!”
    “哎哎哎!不带人身攻击的啊,我还在长身体呢。”说到后来可能是不好意思了,又嘿嘿笑了几声。
    “怎么扯开话题了?”宗卓屈指敲了敲身边的木质画架,“是谁早晚都是要被我们知道的,大哥你就别帮人瞒着了。”
    “想套我的话?你还太嫩了点。”
    叶璟和不想浪费时间,“既然你不肯配合,那就报警吧,让警察来查。”
    “你这是在威胁我了?”良哥哼笑道:“光凭你一张嘴,警察就会相信了?”
    宗卓在旁边打配合,“不是还有张弛在吗?他应该不介意做我们这边的证人。”
    良哥低头看着手里的张弛,后者转着眼珠子回避,讷讷道:“……有钱都能使鬼推磨了是吧?”
    叶璟和:“不如大家坐下来聊聊。”
    敌众我寡,良哥立刻就松开了禁锢着张弛的力道,活动了下肩脊说:“怎么聊。”
    “很简单,告诉我是谁找的你。”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一笔生意,两头都想占好处,你不觉得贪心了点么?”叶璟和看着良哥,“更何况你的行为涉嫌犯罪,我是可以起诉你的。”
    “你用不着拿这些来威胁我,我既然接了生意,就想过这些后果。”良哥依然淡定,拖过一旁的画凳坐下,“虽然张弛确实可以作为重要人证,但也不能百分百就定我的罪,我完全可以说是他诬陷我的啊。”
    张弛惊慌:“良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明明是收了你的钱替你办的事啊!”
    “收了我的钱?有证据吗?”
    张弛语塞,难怪当初良哥坚持要给他现金,他还笑话他是个老古板,原来是留有这样的后手。
    “所以我就提前开了录音。”叶璟和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就怕你不认账。”
    良哥气极反笑:“真是够可以的啊!堂堂大学老师,竟然品性这么龌龊,你这样的,能教的好学生么?”
    “敢做不敢当,你不也不遑多让么?”
    论嘴皮子的功夫,叶璟和是不输人的。良哥噙着笑定定看了他许久,突然松口道:“我只有一个号码,至于那头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他联系的你?”
    “嗯。”说完,良哥摸着身上的口袋找烟,叶璟和见了,拿了自己的掷过去,“接着。”
    “谢了啊。”良哥接住,拢着火‘哧’地一点,唇缝间就开始往外吐烟气了。
    叶璟和点的咖啡从前室送了进来,宗卓走出去接过,顺手就关上了门。叶璟和拿了自己点的美式,剩下的让张弛和良哥自便。
    “苦兮兮的,我喝不惯这个。”良哥推开张弛给他拿的咖啡,吸了口烟继续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了的话我就走了。”
    “你们之间的转账记录有吗?麻烦给我看下。”
    良哥大剌剌往椅背上一躺,“个人隐私,这就不能给你看了。”
    叶璟和蹙眉,不大满意良哥所谓的配合。倒是宗卓并不在意,他熟谙各道,找人自不在话下,“没关系,只有手机号码我也能把他的身份信息都给你查出来。”
    良哥抽完了一支烟就走了,走之前上下打量了宗卓一番,“小兄弟,加个好友?”
    宗卓无可无不可,让良哥扫了二维码加了好友,“记住了,我叫陈青良。”
    等陈青良走了,张弛便挪动步子凑到了宗卓身边,循着他的目光也跟着望了过去,说:“良哥是gay,他八成是看上你了。”
    “……我操!”
    叶璟和微抿了唇,难得有了叁分笑意。
    宗卓觑着他那笑就来气,“叶璟和!你还敢笑?!我牺牲这么大是为了谁?”
    “我错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说是认错,叶璟和仍是淡笑不止,宗卓气极反倒冷静下来了,狮子大开口地哼嘲道:“叶大少爷的诚意难道只值一顿饭钱?”
    “那你想要什么?”
    “先欠着吧,等哪天我有想法了,再来找你兑现承诺。”
    张弛在两人间来回张望,而后贱兮兮地从旁补充道:“好小言哦,卓哥你妥妥地就是赵敏代言人哎!”
    宗卓受不了地一个暴栗敲在了张弛的脑门上,目色阴沉道:“不会讲话就给我闭嘴!”
    张弛揉着脑袋不满,但迫于宗卓的挥金实力,等人走远了才敢小声吐槽:“狗暴君!祝你吃苹果咬到半条虫!”
    陈青良很快便发来了个手机号码,宗卓回到车里就找人去查号主。
    张弛晚了些时候出来,在车将要启动前急吼吼地扒在了驾驶座的车窗外跟宗卓打手势。
    宗卓故意吊着他的性子,慢悠悠摇下半扇车窗问:“怎么了啊?”
    “你答应给我安排工作的,该不会事成了想反悔吧?”
    “哦,那个啊。”宗卓一句话吞了半句,乜着张弛着急起来的样子才凉道:“我以为你嘴皮子这么厉害,应该用不上我帮忙了呢。”
    张弛来回几个深呼吸,强压下一肚子骂人的话说:“哎,你这人!也太记仇了点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我说,宗老板您深明大义善解人意,肯定不会跟我这个吃不饱饭赚不到钱的可怜人一般计较的,对吧?”
    “别人我是不会,不过你就不一定了,毕竟我是个记仇的人。”
    张弛恨恨咬牙,要是能把这货打一顿他早就上手了。
    “你别逗他了,”叶璟和制止宗卓的恶趣味,“工作的事情应该由我来办,这样吧,你给我个联系方式,到时候我让人安排你面试。”
    “还要面试啊?”张弛哀嚎。
    宗卓打击他:“也有不用面试的,保安你做吗?”
    张弛已经快克制不住想要朝宗卓挥拳了,“我一个搞技术的,你让我做保安?”
    “你职业歧视啊?现在当保安也挑人的,就你这白斩鸡的身材,人家还怕你巡个防就废了呢。”
    张弛不想跟宗卓说话了,他接过叶璟和递过来的手机,快速输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宗卓等张弛还回了手机,猛地踩下油门,‘轰’的一下就将车开走了。而被后视镜框住的张弛却没急着离开,他在原地站了会儿,大概过了一支烟的功夫,才朝着反方向走了。
    叶璟和无意瞥了眼后视镜里的那个模糊的背影,忽然问宗卓道:“你怎么这么针对张弛?”
    “他这种早期心术不正的就是欠缺敲打,得有个人在上头压着,不然哪天就闯出泼天大祸来了。”宗卓似乎很有经验似的,边开车边滔滔不绝:“张弛工作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比你这个做老师的门路多,你交给我来办吧。”
    “谢了,改天请你喝酒。”
    宗卓感慨:“不用了,谁让我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跟你认识了呢?”
    叶璟和不大能接受这种说辞,蹙眉不赞同道:“你可以不用描述的这么具体的。”
    “哟,害羞了呀?前些天我妈说翻到了咱们小时候的相册,我得回去看看有没有你的黑历史。”
    “威胁我?”
    “不然你以为呢?”
    PS: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оbi』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