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荼靡 chapter36

chapter36

    周一,叶璟和开车刚进学校的地下车库,正巧碰上停完车往电梯间走的孙旭。
    早前时候,孙旭就听其他院的老师说过信科院的楼下不时有辆豪车出没,如今见传闻中的车主竟然是叶璟和,自然兴冲冲地从电梯间折回来看车。
    大概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得过对车的痴迷,孙旭在车头位置绕了小半圈,最后靠着驾驶座的那扇车门,屈指敲了敲玻璃车窗,向车内的叶璟和绽开了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叶老师早啊。”
    “早。”
    “这是你的车?”
    “嗯。”
    孙旭一脸的懊恼,“我早该猜到是你了。”
    “什么猜到是我?”叶璟和开门下车,与孙旭一道乘电梯上楼。
    “你那车啊,我之前听人说地下车库偶尔能见到一辆顶配GLE,就很好奇是谁的。”孙旭按下电梯楼层,“现在想想,这院里能这么招摇的,也就只能是你了。”
    “为什么只能是我?”
    “你那辆车改装过吧?少说也是过100W的价格了,院里有几个在职教授能承受得起的?”
    孙旭斜乜着看叶璟和,语气里颇有些酸味,不过很快,这种艳羡就淡了,因为当他走出电梯后,就看见徐春勇已经等在了两人的办公室门口。
    “这么早啊,徐副院长。”
    “不是我早,是你们来的太晚。”徐春勇瞧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孙老师,我记得你是不是十点之后有堂专业课?”
    孙旭能明显感觉到徐春勇的针对,他自省最近应该没有惹到过徐春勇,那么这种莫名的敌意可能就是与叶璟和有关了。
    “副院长真是好记性,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先去教室了,你们慢慢聊。”孙旭拍了拍叶璟和的肩,趁徐春勇转身往办公室走的间隙递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坐吧,”徐春勇绕过办公桌,向叶璟和指了下桌前的座椅,似是要长谈的意思。
    叶璟和并未入座,而是说:“徐副院长看过课表的话应该知道,十点之后我也有两节专业课。”
    徐春勇正端着杯子喝茶,听了这话便翘着嘴角冷笑,目光掠过杯沿睇向叶璟和,“你那课今天是上不成了,我安排了其他老师替你代课。”
    “理由?”
    “叶璟和啊叶璟和,就算你真是被冤枉的吧,可发生了那样的事,你当你的那些学生,还能跟之前那样看你吗?”
    徐春勇一直关注着校内论坛上的舆论风向,当着叶璟和的面,他找出那些帖子向叶璟和示意,“你看看,就是因为你的作风问题,导致我们院的名声都变差了,你居然还能当无事发生的去给学生上课?我是不是该佩服你的厚颜无耻啊?”
    叶璟和只是粗略看了眼,论坛上那些关于他的言论简直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甚至有人顶着马甲出来爆料说跟他有过一夜情。
    桃色新闻往往很难自证清白,叶璟和无意与徐春勇继续争论,便直截了当道:“所以院里的处理结果是什么?”
    “院里对你的聘任到月底结束,这期间你带教的学生会有其他老师接手,你只要配合院里尽快办理离职手续就行了。”
    “我可以配合,但有条件。”
    “什么条件?”
    “我希望学校就此事件,发布保留对造谣者的追责声明。”
    “涉及学校的立场以及公信力问题,我想校方领导恐怕不能答应你。”
    “那我恐怕也不会配合你们的处理意见。”叶璟和说,“并且我会对院里提前终止与我的聘任关系提起劳动仲裁。”
    徐春勇知道叶璟和是根难啃的骨头,早有心理准备,“你这是要跟院里死磕到底了?”
    “我没想这么做,只要院里能满足我提出的要求,离职手续我会尽快办理。”
    “叶璟和,你想威胁谁呀?你尽管去做劳动仲裁好了,把事情闹大我看你怎么收场!”徐春勇将搪瓷杯往桌面上狠狠一磕,瞪着眼睛怒视他道:“行为不检点的人还敢在我这儿耀武扬威,你当你这个老师还能做的下去吗?光今天一早我就收到了好几个学生的转导师申请,我劝你在事情还没弄得那么难看之前趁早走人,或许还能稍稍保住些你的颜面。”
    叶璟和不为所动,“我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希望徐副院长能向院方清楚传达我的诉求,我想双方都不会愿意看到事态再继续恶化下去。”
    望着叶璟和消失在门外的背影,徐春勇气得拿起水杯就想砸过去,但余光瞥见上面印的‘优秀教师’几个字,又悻悻地放下了,“叶璟和,迟早有一天老子他妈的弄死你!”
    叶璟和回到办公室后,趁着时间充裕,预先整理了一番桌位上的东西。他将私人物品收拢到纸盒里,居然发现了一个没有拆封的礼物袋。
    袋子是四方形的,叶璟和回想起这是今年生日的时候,苏莞尔送的。
    那天早晨她搭了他的车,临下车前,她把袋子留在了副驾驶座上,说是祝他生日快乐。
    不过上班后,叶璟和顺手就把东西收置在抽屉里了,连外包装都没来得及拆。
    从外观上看倒是猜不出里面是个什么物件,叶璟和撕掉礼物纸,里面赫然是只黑色的表盒。
    叶璟和没想到苏莞尔会送手表给他,他其实不大喜欢戴,原先的那只还是某天宗卓突然心血来潮送的,不过之后他发现容凝也有一只同版本的,就不再戴了。
    叶璟和是个直白的人,特意问过宗卓是什么意思。
    宗卓很干脆地就承认了自己的算计,说他就是在见到容凝戴过之后才给叶璟和订了只同款,“我就是看不惯叶璟岳那尾巴要翘上天的嚣张样子。”
    叶璟和无法理解宗卓的幼稚想法,“单凭一只手表又能改变什么?倒让我成了个笑话。”
    宗卓仔细一琢磨,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转头就又送了只更贵的,但叶璟和决计是不会再戴了,原封不动地又扔回给了宗卓。
    叶璟和想这其中大概是叫苏莞尔误会了,才使得她送了他这么一份礼物。
    鉴于苏莞尔把所有收到的首饰珠宝都留在了江南里,叶璟和觉得有必要也把手表归还回去,于是便将其也归拢进了纸盒,打算等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转交给苏莞尔。
    叶璟和在聊天群里向宗卓和傅西昭告知了辞职的事情。几乎是立刻的,宗卓就打来了电话,“事情不是解决了么?怎么弄得要辞职了?”
    “学校的意思,刚好我也想换个环境。”
    “真是这样么?怎么听上去感觉像是你们院里强迫你的。”
    “没有强迫,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辞职,我也提了我的要求。”叶璟和说,“没有满足我的条件之前,我是不会那么轻易配合的。”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么?”
    “暂时会是这样。”
    宗卓在电话那端陷入了沉默,隔了会儿又轻笑起来,说:“我们这算不算是中年危机?”
    叶璟和觉察到了一丝异样:“你怎么了?”
    “那个住宅项目,何家说没有充足现金流,希望我这边的出资占比能再增加3%。”宗卓一说起就气得牙痒,“何家的那个私生子,果然是个白眼狼,当初拉他入局的时候承诺地多好听,现在慢慢知道是块肥肉了,就想着把我挤出去独吞,他有那么大的胃口么?也不怕吃多了把自己噎死在里头。”
    “开发资质在他手里,他就掌握了主动权,吃不下又怎样,他能把你挤出去就能把人拉进来。”叶璟和说,“我觉得你最好做两手准备,如果何家谈不拢,就再找其他公司合作。”
    “当然何家也不完全处于主导地位,目前房地产市场也没以前那么景气了,各家的资金流都不宽裕,项目招标政府或许不会只着眼于一两家合作商,可能会比之前分工得更细致。”
    “我听到的也是这么个说法,所以暂时就先晾着他们。”宗卓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倏忽间就转到其他话题上去了,“晚上一起吃饭么?”
    “不确定,我要先回老宅一趟。”
    “OK,如果要约,就给我打电话。”
    宗卓挂了电话之后,叶璟和拿着纸箱便要离开,经过办公室前的转角处时,遇见了匆匆赶来的班长,连气都没喘匀就问他:“叶老师,您真要辞职吗?”
    “怎么了?”
    “徐副校长通知我们尽快转导,我想着不对,所以才跑过来见您一面。”班长觑着叶璟和的面色解释道:“所以您是真的打算辞职吗?”
    叶璟和:“转导的事你就按照徐副校长的指示行事好了,至于辞不辞职,这是我的私事,不方便透露。”
    “可是我想继续跟着您做实验。”班长低着头,神情讷讷,“如果是关于那个偷拍视频里的事,我想我们大家都可以给您作证澄清的。”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叶璟和态度很淡,“如果你有中意的导师,我可以给你写一封推荐信。”
    “叶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好好深造,将来肯定会有番成就的。”叶璟和说完就觉得这话太老套陈旧了,想到刚才宗卓说的‘中年危机’,不由一哂,跟这帮嫩芽般的学生一比,他们可不就成了中年大叔了么。
    近中午的光景,叶璟和回了趟老宅,老太太陪着老爷子正在吃饭,见他从外面进来,便张罗着让陈姨给布了双碗筷,“怎么这时候回来了?下午没课?”
    叶璟和低促地应了声是,洗了手回来,便沉默着开始用餐。
    老太太沉梅芝瞧他情绪不高,当然叶璟和性格如此,一般也没有开朗的时候,便问他若下午没事愿不愿意陪她出门一趟,“你外婆的生日快要到了,我想着跟你爷爷一道送她件礼物。”
    “可以,我下午都有时间。”
    沉梅芝听了很高兴,又临时起意晚餐要去萧家小厨吃,“好久没出去吃了,不如你叫上莞尔,晚上我们一道在外面吃。”
    叶璟和并不觉得这是个好提议,“您在外头吃了,那爷爷怎么办?”
    “老头子就让他在家里吃呗,不是还有你爸妈跟凝凝陪着呢嘛?”
    叶璟和注意到沉梅芝话里的信息,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岔了开去:“阿岳回部队了?”
    “今早回的,搭了你爸的顺风车。”沉梅芝可没那么容易叫叶璟和糊弄过去,停了筷箸直接道:“就这么决定了?那你过后别忘了给莞尔打电话。”
    “您要去哪儿逛?太远的话就别折腾她了。”
    沉梅芝听了高兴,瞅着叶璟和调笑道:“知道心疼媳妇儿啦?逛完我们早早儿地去接莞尔不就行了?”
    所有的托辞都被老太太挡了回去,叶璟和只能遂了她的愿,“过会儿我问问她晚上有没有空。”
    “那你得记得问,别到时候拿一句忘了来搪塞我,今天要是见不到莞尔,我可饶不了你!”
    “知道了。”
    午后沉梅芝照例午睡了会儿,叶璟和趁着空给苏莞尔发了消息,问她晚上有没有空,奶奶想请她吃饭。
    苏莞尔很快有了回复,大概是午休刚好在看手机:晚上教研组聚餐,能改天吗?
    叶璟和:没关系,你继续你的安排。
    苏莞尔一直留意着手机,一见进来了新消息便立即点开查看。
    老实说,她是有些失落的,不过叶璟和对她的态度从来如此,若是现在还要跟他较真又似乎显得她矫情了,于是便回了一句:替我跟奶奶说声抱歉,如果她愿意的话,明天我去接她一起吃饭。
    叶璟和:不必了,奶奶是一时兴起,你不用在意。
    这话看上去像是在置气,苏莞尔有些后悔,几乎下意识地就想要不要回绝了教研组的聚餐,但后来她还是克制住了。
    回过头去仔细想想,似乎从来都是她在妥协,且这份妥协并不为叶璟和接受,倒显得她的真心廉价了。
    苏莞尔向来是个习惯做结尾的人,虽然叶璟和可能并没有觉得什么,她还是礼貌地又表示了一遍歉意。
    沉梅芝午睡方醒,路过客厅时一时好奇心起,轻悄着步子靠近叶璟和,觑了眼他的聊天记录。
    老太太当然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在看到聊天内容之后,先前的难为情统统换作了惊诧,指着屏幕问叶璟和:“你跟莞尔就是这样说话的?”
    叶璟和冷着脸收起手机,视线投向沉梅芝:“奶奶。”话里的不满不言而喻。
    “阿和,相信奶奶,你以后肯定是要后悔的。”沉梅芝心疼叶璟和更心疼苏莞尔,“莞尔是个好姑娘,你既然同她结了婚,就该好好珍惜她。”
    PS:我有感觉我在节奏把握上是很差劲的,所以我想慢慢地写,写一个关于两只可怜的小企鹅抱团取暖的故事,谢谢各位!!!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