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不小心和储备粮搞在一起了(西幻) 劫走

劫走

    尤利塞斯循着气味找到战场的时候,面对着一地狼藉呆愣了那么几秒。
    满地都是碎裂的怪物肢体,乌黑的血液小河一样在地面的沟壑中流淌,更不用出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撞击痕迹。尤利塞斯觉得就算是地狱里最狂暴的恶魔战士也不会把战场弄得如此可怕。
    难道是天使弄的吗。尤利塞斯忍不住咋舌。他知道有很多天使都相当残暴,但总体而言他们还是一个崇尚举止优雅的种族,不会允许自己的狩猎如此邋遢。
    尤利塞斯略感不安。
    而当他接近怪物那小山一样的尸体,并且在尸体旁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面孔时,他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那个刚刚咬掉他叁根手指的小个子十翼天使,还真有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来。
    尤利塞斯斟酌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她靠在怪物的尸体边,身体被一根细长的肢体刺穿在地上,正一边皱眉一边咀嚼着怪物的血肉。她身上人类的衣服变成了天使惯常穿着的白袍,上面黏满了怪物的脏血,而她的身下是一片璀璨的金色的血泊,正蒸腾出薄薄的雾气。
    金色的血液是天使的血液。而她正在吃那个怪物的血肉来恢复力量,好把那根尖刺挤出身体。尤利塞斯挑起眉,不紧不慢地接近那个天使。
    “你——”
    卡梅丽塔惊呼一声,看着眼前高大的恶魔,似乎是不敢相信他挣脱了自己的束缚,还能找到这里来。然而,她灵敏的鼻子很快就嗅到了空气中灼热的硫磺和岩石的气味。
    “你是地狱之主身边的那个岩浆恶魔?”卡梅丽塔瞪大了金色的眼睛,“你原来是岩浆恶魔......可是,你,你怎么会这么好吃呢!”
    尤利塞斯顿住了。他可没猜到这个天使这时候还在想着吃。
    “我们做个交易吧,天使小姐,”尤利塞斯无奈地蹲下身,“你知道,在封闭虚无大门、赶走这些怪物的事上,地狱和天堂是站在同一战线的。你不用怀疑我的诚意——所以,把这个怪物给我,你出去以后和你的同伴们说,这次事故已经移交给地狱处理了。只要你这么做,之前你咬掉我叁根手指的事就可以一笔勾销,怎么样?”
    “啊,那岂不是狩猎这头怪物的功劳全算在你头上了?”卡梅丽塔眯起双眼,嫌恶地咀嚼着嘴里的怪物肉,“你的计划算得真好。”
    “天使小姐,”尤利塞斯叹了口气,“......你完全不想向我道歉是吗?”
    卡梅丽塔鼓起脸颊:“那也不能把功劳算在你头上。”
    尤利塞斯有点无力。他之所以提出上面那个方案,是因为这起突然发生的怪物事件实在有些诡异。如果交给天堂的办事部门去处理,到时候和地狱来回扯皮,以他们的效率,半年后能给出个调查报告已经算快了。而他作为地狱之主手下最得力的调解官,就必须和天堂的那群办事人员来回扯上半年皮。
    想到这里尤利塞斯就开始头痛。
    “天使小姐,我不是要抢你功劳,”尤利塞斯努力摆出一个微笑,“我是试图让这件事变得简单一些——”
    尤利塞斯话还没说完,他看到远处的天边出现了好些大翅膀。
    有更多的天使赶过来了。
    “……这就麻烦了。”尤利塞斯对卡梅丽塔耸耸肩,“我不能出现在那么多天使面前,弄不好会变成外交事故的。你只能和我一起走了,我们回去谈吧。”
    说完,尤利塞斯俯下身,属于恶魔的阴影笼罩在了小巧的天使身上——他知道现在这个受伤的天使根本无法抵抗他。
    “你要干什么!”卡梅丽塔怒视着她,但是身体还无法动弹。
    恶魔抓住那根尖锐的肢体。
    “不行,这样,很痛的!我还没恢复,你别——”
    尤利塞斯抱歉地一笑,一把抽出了尖锐的肢体。金色的血液喷涌出来,沾湿了恶魔的手掌,在他的皮肤上留下轻微的烧灼痕迹。
    “唔!”卡梅丽塔因为剧烈的疼痛抱着肚子缩成一团。
    “失礼了。”尤利塞斯无视天使微弱的挣扎,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小心地避开了她腹部的孔洞。
    一个漆黑的旋涡在他们面前形成,恶魔抱着天使走入其中,消失在原地。


同类推荐: 【玄幻+古言】宝狐诱捕(高H)他好听话(触手H)【西幻】圣子(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勇者退休以后(NPH)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