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不小心和储备粮搞在一起了(西幻) 关于补偿

关于补偿

    昏暗的房间里点着一盏小小的灯。
    卡梅丽塔睁开眼,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布局平常的房间,看起来像是人类家庭的卧室。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还有一个巨大的飘窗,只是现在拉着厚重的窗帘。
    卡梅丽塔想起身,突然觉得手上有些限制。
    她就着微弱的灯光一看,发现自己的手上是一副镣铐。并不长的铁链链接在不远处的墙上。她用力挣扎了一下,看到上面亮起了复杂的符文明白这应该是专门用来囚禁天使的。
    接着她又看向自己的腹部。那里缠着整齐的纱布。她能感觉到纱布之下的血肉差不多都已经愈合了。
    是谁那么贴心呢,不可能是那个恶魔吧。卡梅丽塔想起他拔出她身体里尖刺时冷酷果断的手法,又看了看手上的镣铐,觉得他做不出这么体贴的事来。
    不就是吃了他叁根手指嘛……大不了就让他吃回来呗。卡梅丽塔腹诽着。
    卧室紧闭的门咔哒一声开了。那个罪魁祸首的恶魔走了进来。他没再穿那件有些夸张的皮衣,而是穿着人类的黑色高领毛衣和灰色的长裤,半长的头发在脑后随便一扎,脚上拖着厚绒拖鞋,看起来就像一个气质温驯的pu?ton
    “啊,你醒了。你刚刚因为失血昏过去了一会儿。”尤利塞斯蹲下身,试图检查卡梅丽塔的伤口,“十翼天使的恢复力果然很惊人。”
    卡梅丽塔往后一缩。警惕地瞪着恶魔。
    尤利塞斯苦笑了一下:“别这样,天使小姐,我帮你包扎了伤口,还帮你清理了衣服上的血迹,你不用这么警惕。”
    “不用警惕?地狱里就没多少能够锁住十翼天使的东西吧?”卡梅丽塔举起自己带着镣铐的手。
    “这也没有办法,”尤利塞斯坦然地说道,“要是你醒来了我还没回来,你肯定会逃跑。而我还有事情要和你说呢。”
    尤利塞斯没有选择坐在卡梅丽塔对面的床上,而是席地而坐,平视着天使:“那个怪物全权由地狱处理已经不可能了,你的那些天使同伴肯定会帮你处理掉那个尸体,到时候这件事肯定会上报天堂。”
    “你的计划没办法实现了,”卡梅丽塔哼了一声,“所以要把我绑在这里撒气吗?”
    “这不是撒气,天使小姐,我是在和你谈话。”尤利塞斯平和地说着,举起了他的那只手。新生的叁根手指头相比起他原本的肤色要更加红润一些。
    “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
    卡梅丽塔愣住了。
    “我可以很坦诚地告诉你,当时我只是在帮地狱之主带孩子。我在教他狩猎灵魂——你知道,他那样的未成年恶魔并不会对人类灵魂造成多大损害,最多生场小病,打个喷嚏之类的……这并没有达到你捕猎的合法标准——”
    “你竟然带未成年人进酒吧!”卡梅丽塔义愤填膺地瞪着恶魔喊道。
    虽然是未成年恶魔但黑火也已经五十岁了。尤利塞斯在心里反驳道。
    他吸了一口气试图保持心情平静:“天使小姐,如果你还记得天堂和地狱的合约,你应该记得其中有一条说,不得伤害双方的外交人员,对吧。如果我把这件事情抖出去,恐怕天堂那边不好应付吧?”
    岩浆恶魔是地狱之主身边最重要的调解官,经常负责和天堂进行沟通,也可以说是地狱这边相当重要的一位外交人员。
    “不好应付就不好应付。他们最多就是把我革职了而已。”卡梅丽塔一脸无所谓。
    尤利塞斯再次顿住了,意识到自己完全是在鸡同鸭讲。
    他累了。他想放弃了。
    “但你说的没错,”卡梅丽塔突然话锋一转,“当时我袭击你说的确是更多地出于私欲。”
    尤利塞斯深吸了一口气。他必须得承认,自己面对这个天使那么好声好气的,有很大的原因就在于,对方于自己而言是个捕食者。虽然现在就算放开镣铐,尤利塞斯也有信心和这位天使打个平手,但之前被啃掉手指的恐怖感依然留存在他的头脑里。
    “我可以补偿你。”卡梅丽塔伸出了她被镣铐困住的手,“作为报复,你也咬掉我的叁根手指好了。”
    尤利塞斯:“……”
    尤利塞斯努力摁住自己额头想暴起的青筋:“天使小姐,不是所有种族都像你们天使那样,对于食物有着独特的选择……”
    “那让你吃我叁次呢?”卡梅丽塔又问道。
    “天使小姐,恶魔没有这么糟糕到饮食习惯——算了我直说吧,我是想拜托你帮忙调查这个怪物,身为天使你的渠道肯定和我不一样——”
    尤利塞斯话语骤停。
    他往下一看,发现一只没有穿鞋的脚从天使的开衩白袍里伸了出来,拇趾微微下压,正按在他的两腿之间。
    “我说的是这个吃。”天使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同类推荐: 【玄幻+古言】宝狐诱捕(高H)他好听话(触手H)【西幻】圣子(1V1,H)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勇者退休以后(NPH)逆袭之肉文女配要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