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半生春天 016事在人为

016事在人为

    一时间让宋霖去给邓糖糖找个会做蛋挞的漂亮婶婶,他还真是没办法。
    这跟让只战斗鸡下颗蛋一样难。
    他哪里去找颗蛋?然后变出个女朋友?
    宋霖被自己荒谬的想法整笑了。
    曾秀莲正在屋内梳她那一头霜发,梳得认真。看到梳子上又带落了几根,气呼呼地将梳子摔在地上,骂它跟她那么多年了还不懂事。
    老嘴戴了假牙,气急说的话也咕咕哝哝不清不楚,看在宋霖眼里可爱的紧。
    时间真快,外婆今年也八十五了,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换做别人,现在已经是儿孙满堂了。
    他从小就跟外婆生活,外婆将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了宋霖身上。
    曾秀莲也不容易,大女儿女婿于车祸中丧命,小儿子叛逆爱上一个外国男人,为了跟人家远走高飞,不惜跟她断绝母子关系,移居了国外,再无声息。
    宋霖进了青春期后,叛逆得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学着一帮混混打群架抽大烟喝白酒,坏事差不多都干尽了。
    骗她说要去买书,拿着要来的钱随人去赌场下注,输得没钱了还要赌,扯了脖子上一块戴了十六年的传世玉。
    曾秀莲知道后,第一次狠狠地甩了宋霖巴掌。打疼了孙子,却红了自己眼眶,拉着他去赌场低声下气求人家把玉还回来。
    那些个纨绔公子哥爱看热闹,说宋霖输了那么多钱,补都补不回来。
    曾秀莲一把老骨头,咔啦一声就给人跪下磕起了头。
    哗然嘘声里,宋霖脸上冷热一阵,嫌老太婆丢人,要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直到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将一沓钱放在了赌桌上。
    “那小子欠的,我帮他还了。”
    那块传世玉被送回曾秀莲手里,她禁不住老泪纵横,哭着又要跪下来给人家磕头道谢。
    西装男人急忙拉住她,一双凌厉眼睛落在面露羞恼的宋霖身上。
    “我今天帮了你,不代表日后就有别的好心人。你这年纪不好好读书,日后怎么出人头地,拿什么孝敬老人?”
    这番话宋霖七分是听,两分是应,只留了一分放心里。
    大人只会说好好读书之类的狗屁话,他也想读书啊!
    但老师都看不起差学生不是吗?只会骂他笨,作业怎么做也不教……
    曾秀莲情绪虽激动,却还能清醒地要来纸笔让宋霖写欠条。
    “五千块钱是小钱,我就当做好事了。”
    门口有人喊杜爷,他伸手示了意,拍了拍宋霖肩膀,留下一句:
    “事在人为,不怨天地。”
    宋霖却把这句话记了很久。
    他还是会替朋友出面打架,喝猛酒抽狠烟,玩牌街机照样不落。
    但是,每当夜深忽梦起那场窘境,梦起男人那双意味不明的眼,还有他语气虽轻,威严却重的话。
    后来他喜欢上了一个好女孩,教他说话做事要讲礼,不要太粗鲁。教他写题要讲思维,写作文要语句优美……
    她第一次来他家,看到了被宋霖刻在木书桌上的四个歪扭大字:
    事在人为。
    “阿霖啊,你怎么还不带小禾过来家里玩呐?我的花绳都买好了,就等她教我哩!”
    曾秀莲痴呆症状日渐严重,若是他隔了大半个月才回家,老人就会忽然之间忘记了他是谁。
    可偏偏,她记杜禾却记了那么久,还记得杜禾曾允诺她要教她翻花绳,满心期待。
    那是杜禾最后一次去他家,谁也没料想,几天后,就出了那件事。
    若是他去得再晚……
    宋霖将人打成了半残疾,按对方家人闹的凶狠程度,本该他应在牢里度过半生才对。
    他却只被判了四年刑。
    但当晚宋霖连监狱的单人床还没睡热,狱警通知他已被保释。
    狱警感叹:“好好生活吧!你命里有贵人啊!”
    大门打开,他出来还是进去时的那一身衣服。朦胧夜色里,多年前在赌场出手相救的男人立在灯下,一双眼却未染风霜。
    他身后恭恭敬敬候着两名黑衣保镖,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低调隐匿在夜色里。
    “路我先帮你铺了,去部队练练,给国家献一份力。”
    “为什么要帮我?”宋霖问。
    杜爷看见他眼眶含泪,便笑:“因为你与我前世有缘,前世你救了我,今世我来报恩。”
    “有些人和事,本就是你的,该去争取,该去珍惜。”
    宋霖垂着头没说话,几天后就去部队报了道。
    十年时间,够一个小孩上完义务教育了。
    他不复往昔骄狂少年,怎奈何小姑娘一颗心爱了别人。
    她昨日的娇羞笑颜不再,十八岁吹蜡烛时许的愿天真烂漫:
    “我要和阿霖在一起,生生世世。”
    他俯首于她芳香胸口,沉醉得不知归途。
    “许的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不是说给别人,说给你听的。”她香汗淋漓,眼角蕴泪,“只要我们都爱着对方,那还有分开的道理?”
    杜禾的话如今听来讽刺可笑。
    去部队报道前日,好兄弟廖志鹏约他喝酒。
    “哎,你这一走不知道何时能再见……”
    廖志鹏话里伤感,“好端端的,怎么就成这样了?她之前还口口声声跟我保证说要一直陪着你,看来她跟那些势利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宋霖没说话,酒喝得一瓶比一瓶狠。
    是被伤到深处,才会烂醉如泥地倒在地上嚎叫痛哭,哭得大排档里所有人都看他,老板跑过来赶他,说他哭得可真晦气……
    在部队里是往死里虐自己,抬木桩淌脏水坑时,他体力不支却还硬撑,脑海里全是杜禾的一颦一笑。
    宋霖不怨她,主动说分手的是自己,她只是把“好”说得过于轻松,轻松得他以为那些誓言全都是她的假话。
    宋霖晃过神来时,曾秀莲已经梳好头,在衣柜前挑选要穿哪件衣服。
    “外婆,你要去哪里?”
    “我晚上约了姊妹去跳舞啦!时间不早了,我快迟到!”
    曾秀莲把宋霖赶出来,把房门掩上了。
    邓志刚在客厅喝茶,见宋霖一脸的若有所思,便问:“怎么啦?”
    “外婆晚上要去跳舞?”
    “哦!你说老年康复中心啊?里边是有些大爷大妈在跳。”
    邓志刚招呼宋霖坐下喝茶,“年纪大了,难得有项娱乐。这样她每天都能有个盼头。”
    “阿霖,二姨丈知道你有主见,之前一直替你讲话。
    “但你看你外婆现在的状况,就怕到头来她连所有人都认不得了。
    趁她还清醒,赶紧娶个老婆,赶上明年你外婆八十六大寿,让她抱抱曾孙子。”
    茶太烫,他沉默无言。
    “我就说你一定能过吧!”巫雨听到杜禾过了面试被录取的消息,简直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
    “现在你就是领国家工资的人了!跟公务员是一个级别,以后姐妹我,要你多担待了啊!”
    杜禾笑着说:“那当然了,我还要请你吃顿饭,让你沾沾喜气。”
    “那可正好,这周六我有空,峰哥的电影也要上映了,我们去看!”
    一阵热络。
    杜禾挂断电话,嘴角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程以骁在上班,待会儿两点钟,她还以志愿者的身份去一趟福利院。
    暑假刚放,杜禾九月份开学才去新单位报道,假期没事可做,她便报名了城市服务里的志愿者活动。
    里头报名的人还挺多,大部分都是放假了的在校大学生。
    在安山小学集了合,大伙儿自成两条长队,走路去福利院。
    队伍前头有扛志愿者队旗的,红旗飘飘,阳光下鲜艳夺目。队伍后头跟一辆小货车,载着捐献的水油米,还有几大箱儿童书籍和日常用品。
    “这次活动希望大家不要拘谨,都是些可爱的大小孩子,跟他们玩游戏玩起来就好了。”
    “大伙儿扫码进群,改下昵称,下次活动会在群里通知你们报名。”
    志愿者协会负责人是个看着约摸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尤为爱笑,朝气蓬勃,就跟个小太阳似的。
    还真有人喊她“小太阳”,调侃她可不可以加微信。
    杜禾向来不会跟陌生人交流,她戴一顶米白色鸭舌帽,帽檐低低的,遮住了她的脸。
    旁人看着就觉得不好搭讪。
    这座福利院规模不大,推门进去,就看见七八个孩子在院落里玩单脚抓人,嘻嘻哈哈的笑声飘得满院都是。
    院长是个四十余岁的女人,很热情地迎接了他们。“小太阳”谭若而跟院长是熟人了,又是握手又是拥抱。
    她喊院长沉妈妈,小孩子见了她,都亲切地喊她“小若姐姐”。
    杜禾看着被一群孩子拥簇包围的笑得开怀的谭若而,心生出些许羡慕。
    杜禾实习期间就被园长点名去办公室谈话,说她不敢打开心扉,对待孩子不够坦诚热情。
    杜禾听着不是滋味。
    眼看巫雨和一群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她心里有落差。
    她之前的主班也曾跟她说:“你这种性格,要么就自我改变,要么就从事适合你性格的工作,比如坐办公室说打打资料写写字的那种。”
    杜禾听在心里,隐隐不服。
    难道她就不会改变?她就不合适幼儿园老师吗?
    于是第二年新学期,她开始强迫自己每天都要笑,每天都要拥抱孩子,每天打足十二分的精神,以最好的状态面对孩子和家长。
    第二学期杜禾就当了主班老师,园长看重她,第叁年就提拔她当年级组长,推选她为“区优秀教师”。
    一路风光,直到今年叁月下旬她的班发生了离园安全事故……
    “你好~”杜禾发现了孤零零坐在角落里的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蹲在了她的旁边,轻轻问:
    “你在干什么呀?”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