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攻势渐明 第7章回家

第7章回家

    晚上九点半,基本到了陆渔要睡美容觉的时间。
    她一路翻着包下楼,最后停在林森的车前,“我钥匙扣是不是落你车上了?”
    “啥钥匙扣?”
    “就白色的,上面有个熊,你给我找找。”
    宋习墨是最后下楼的,临走时被何衍拦住问了下想学医要考多少分。经过破产事件后,何衍算是认识到像他姐那样就知道吃喝玩乐是不行的,还得像姐夫这样有个正经工作才行。
    于是宋习墨出来时就看见陆渔正靠在一辆跑车上,而林森从车上拿来了什么东西递给她。不知道在说什么,总之聊得很不错。
    “宝贝儿,回家了。”
    他经过他们,走向自己的车。
    笑声戛然而止,陆渔蹭地回头。
    刚是宋习墨在说话?是在叫她?
    林森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已经坐上车的男人,又看向陆渔:“你们回去吧。”
    不用他说,陆渔已经在往那边走了。一路上她瞄了宋习墨好几眼,但人家始终没看她,也没说一句话,车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尴尬。他越是不说话,陆渔心里就越痒痒。什么意思,为什么那样叫她?难不成是在林森面前宣示主权?
    可林森面前有什么好宣誓主权的。
    “那个——”她刚张嘴,就被电话铃声给打断了。
    宋习墨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用耳机接了电话。陆渔竖着耳朵偷听,也没听清里面在说什么。
    “好,我知道了。明晚过去。”
    他挂了电话,“大哥回来了,让咱们明晚过去一起吃个饭。”
    “哦,好。”陆渔没有犹豫。
    说起来她很久没见到宋习墨他哥了。那个叫宋予寒的人。
    但她仍记得那男人好看的脸,和那股子捉摸不透的神秘感。六个亿的债对曾经的陆家来说微不足道,但对于那时候的陆渔来说,就是绝望二字。
    那时候还肯认她帮她的只有林森和吴之语,但他们两个加起来也只拿得出六百万。所谓富二代,所得的一切都建立在一代的基础之上,风光无限的背后是数不清的限制和约束。
    陆渔就是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再次遇到了宋习墨,她淋得像只落汤鸡,问他能不能收留她一晚。
    宋习墨收留了她,还带着她去找了大哥宋予寒。当时宋予寒的目光像是在打量一个物件,“六个亿,陆小姐拿什么做抵押?”
    陆渔穷得就剩她自己。
    “结婚证吧。”他挑眉看了眼宋习墨,对陆渔说:“看你也拿不出别的。但我是个商人,信不过那些虚假的承诺,更不帮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女人。”
    “明天我去接你。”忽然的一句话,将陆渔的思绪拉了回来。
    车已经拐入地下车库。
    “好,我把地址发给你。”陆渔下了车,跟他一起进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宋习墨可以闻见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他低头看她,看见精致的侧脸,正呆呆地看着楼层数字。
    刚才还笑得那么高兴,现在却这么安静。
    叮咚一声,28楼到了。
    洗完澡已经是十点半,陆渔准备睡觉的时候,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今晚睡哪。
    她悄默声地去书房瞧了一眼,宋习墨正对着电脑,认真地看着什么。台灯的暖光映在他脸上,整个人看上去很温和。许是又闻到了香味,他抬眸,正好看见门边的人。
    既然都看过来了,干脆问问好了。他要是不过去,她可就要关灯睡觉了。
    但还没等陆渔说话,宋习墨已经主动开口:“怎么了?”
    “没事。”陆渔走进来,“就是问你睡不睡。”
    “还有点东西没看完,你困了就先睡,我睡客房。”
    “哦行。”陆渔转身往外走。
    “他给了你什么?”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他问了这么一句。
    陆渔怔了怔,转过身来:“谁?”
    “林森。”
    “钥匙扣,我的钥匙扣落他车上了,就是有大白熊的那个。”说到这,陆渔啧了声,“有人跟你说过那熊像猪没?林森非说是大白猪,明明就是熊吧。”
    钥匙扣。
    那个东西已经很旧了,是当初陆渔死缠烂打威胁他买的,一人一个,所谓的“定情信物”。
    陆渔看他笑了,跟着就皱眉:“你也觉得像是吧?行了,你俩都没有审美眼光。”
    她亲手挑的东西被人嫌弃了,陆渔觉得眼前这张脸也没那么好看了,她哼了一声就往外走。
    却没想下一刻手腕被人握住,宋习墨扣住她的腰吻了上来。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