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炮灰女配被扑倒了「快穿」 美艳风流长公主vs清冷丞相

美艳风流长公主vs清冷丞相

    已是开了早春的季度,但楚国的天气时好时坏,此刻已是戌时,空气中传来风龙的阵阵怒吼声,繁密的枝叶随着大风的吹过纷纷从树枝在空中飘舞飞落。
    黑暗的夜空,唯有那明月的照影,在这狂风的夜晚显得凄凉无比。街道上的百姓哈着气,冒出一股白烟,纷纷收拾着摊位上的物样,回家躺上那温暖的炕。
    一道明月照亮精致的琉璃瓦,在空中透出一层朦胧昏黄的光,神秘而严肃。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印出温润的光,珍贵的鲛纱在此处跟寻常的纱帘一样布满了屋里,屋里的悬梁顶端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长着华丽的翅膀,似翱翔于九龙之中发出凤鸣的嘴正悬着一颗罕见巨大的夜明珠,熠熠生光,高贵而大气。与外面寒风作响的夜晚相比,屋里暖的好比夏日那般温暖。
    与平时热闹的夜晚不同,今晚的夜晚静的可怕。俨然看去,一名年纪甚轻的女子身穿白色素服,裙裾上绣着几朵兰花,白色的织锦腰带缠住那柳腰,盘着已嫁妇人的乌黑发髻上别着一朵白花与两根玉簪,她容色秀丽挺直腰板跪在地上,一双白嫩纤手紧紧绞着绣帕,好看的杏眼透出紧张的神情。
    而跟着跪在她身后的婢女正拼命的磕头求饶:“长公主殿下恕罪,我们王妃已怀有身孕,禁不起久跪,求您让王妃站着回话吧。”
    赵千秋低喝道:“绿萝,不可无礼。”
    绿萝又磕了一个头,却没有再抬起头来。
    “你在怪本宫?”女声从水晶珠帘后传来,宛转悠扬,清脆如空谷幽兰,不失威严。
    水晶珠帘被玉手撩起,女子走了出来,她一袭红色的华裙,肌肤似雪,露出线条优美的长颈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饱满的胸脯露出一条沟,胸口用金线绣着一只金凤凰,裙幅微微拖地,叁千青丝垂直散在身后,唯有几缕垂在胸前两侧。
    她微微抬头,容颜绝色,肤如凝脂,一双凤眸微微上挑,媚意天成,却又不失威严。丹唇微抿,嫣如朱砂,绝色七分媚骨叁分。
    她赤着玉足走在着白玉地面上,与红色的裙摆形成鲜明对比,好听的声音再度响起:“按理说本宫应称你一声弟媳,但......”
    月瑄停在赵千秋身前,她生的高,即使蹲着也比赵千秋高出不少,身上散着清雅的体香,她拇指与食指捏住赵千秋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仰视着她:“秦未砚与你的所作所为,都愧对于这两个字。”
    “妾身惶恐。”赵千秋颤了下纤弱的身子,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就是这幅模样骗过了父皇。”月瑄不屑一笑,抬手扇了一掌在赵千秋如玉的脸颊,头被打偏向一旁,白嫩的侧脸顿时红肿一片。
    “父皇下旨让秦未砚抵了小皇孙一命,为皇家体面着想,未对外传出你夫妻二人谋害太子妃嫡出的小皇孙一事,让他体面的服毒去了,留下了你。”月瑄轻叹口气,微微遗憾开口:
    “虽然他一命抵一命,但本宫这心里始终不舒坦,你这身子可得小心了,妇人十月怀胎,稍有个不注意便会落了胎。”
    赵千秋垂眸,捂着侧脸回答:“妾身定当注意。”
    月瑄微微勾唇,开口:“你与驸马有过婚约一事,是你散播出让本宫得知的吧?”
    “此事并非妾身所为。”赵千秋开口,跪着的身子微微颤抖,小脸白了一下。
    月瑄却在此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小腹隐隐作痛,她面无表情的说:“再有下次,赵家就可能要受累了些。”
    赵千秋白着一张脸,未等她说出什么,她身后的绿萝慌张的开口,不要命似的磕着头:“血...王妃流血了,殿下求您饶了王妃吧,求您了。”
    淡淡的血腥味从赵千秋身上传来,只见她痛苦的捂住了腹部,嘴唇惨白得没有血色,汗珠从额头滑落。
    月瑄淡淡的看着眼前一幕,门外倒是传来了贴身宫女玲珑的声音:“见过相爷。”
    除了秦月瑄与太后称苏羿为驸马,楚国其他人都一并称呼这个男人为相爷。
    来人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那人的脸俊美绝伦,脸如刀刻般五官分明,身如玉树,剑眉下的星目如同黑曜石般在闪烁,如同他的气质,清冷而高贵。
    见苏羿来了,绿萝忙转过身去对着他磕头求饶:“相爷,求您救救王妃吧,她还怀着身子,她她她见红了。”
    因为紧张,所以绿萝说的有些语无伦次。
    “公主。”苏羿身为丞相和驸马,他只用对月瑄行揖礼便可起身。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